PTT推薦

[創作] 預見死亡之眼

看板marvel標題[創作] 預見死亡之眼作者
swallno
(待雨晴)
時間推噓11 推:12 噓:1 →:21

聲明:本文劇情架構取自「福爾圖娜之瞳」加以改編,因為很喜歡預見死亡這個概念,所以想寫出自己的版本,請看官們姑且看之,謝謝。


網誌好讀版:https://swallno.pixnet.net/blog/post/226018019

薛得勝年齡32歲,是電信公司的資深工程師。

由於犯了一個低級錯誤,將無數的個人資料外洩出去,造成公司巨大的損失,被「貶」到偏僻的漁村當查修員,他心中憤憤不平,認為不是他一個人的錯,主管沒有審核出程式的盲點,也該負一些責任,但最後卻只有他受到處罰。

漁村人口有1萬多人,居民大部分以捕魚為生,或從事漁業相關的事業,住在這裡的人幾乎都認識彼此,在路上大家相互噓寒問暖,像真正的一家人似的,但薛得勝跟這裡的環境格格不入,甚至有點憎恨這裡,他很想回到大城市,回到那個繁華又孤獨的世界,他覺得那才是屬於他的地方。

他心想,有天他會回去的。

查修員的工作內容就是開著公司配發的工程車,到用戶家排除電信障礙,包括市內電話
、 網路、MOD等等,無論颳風或下雨都得四處奔波,從冷氣房到寒熱交替的街頭,薛得勝的生理與心理都很難調適。

有天一如往常他開著工程車到處查修,就在該處工作告一段落時,他看見有個路人男子的頭上,出現一團像雲的黑色塊狀物,他原本以為是他看錯了,或者是眼睛有了飛蚊症,但仔細一看,黑雲會隨著男人移動,漂浮在他的上空。

「怎麼回事?」

薛得勝搞不懂是什麼狀況,但也無法多去追究,只好先將這事放在一旁。

過了幾天,薛得勝又到那附近去查修,看到有戶人家在舉喪,鄉下人家辦喪事都會在自家搭出棚子,將靈堂設置在路邊,薛得勝經過望了一眼,發現靈堂照片上的人,就是他前幾天看到頭上有黑雲的男子。

心中的疑惑更深了,但別人家死人也不關自己的事,還是別多管閒事吧。

過了兩個禮拜,相同的事情又出現了。

他到某戶家裡查修線路,看見那家的老奶奶頭上有團黑雲,比之前那個男子的更加濃黑,他心想這個老奶奶該不會也要死了吧?但看她精神健忘、談笑自如,不像快臨終的模樣,過了幾天再經過那戶人家,老奶奶果然過世了。

之後這樣的事情一再發生,薛得勝歸納出一些規則。

人在死亡前的3-7天,頭上會出現黑雲,一開始顏色很淡,隨後會慢慢變深,最後會黑到透不過光,而這朵黑雲只有薛得勝看得見。他沒告訴別人,什麼人都沒說,他是個很怕麻煩的人,更不希望講了不必要的話,惹得一身麻煩。

薛得勝漸漸能由黑雲的深淺辦別,那個人會在什麼時刻死去,準確度可以縮到一小時內。他發覺老年人會死大多是因為疾病,年輕人則是意外居多,但也不全然是這樣,只是一個概率大小的問題。

時間過了一年多,薛得勝逐漸習慣漁村的生活。

有次去某戶家裡佈線,注意到屋裡有一個年輕女人,坐在飯桌前翻看雜誌,薛得勝見了她的美貌後為之心動,但找不到機會與她交談,只能先默默地離去,後來他會故意把她家的電話或網路弄壞,以便假借維修之名,常常出入她家。

去了好幾次,總算是搭上話了,兩人認識之後,彼此都有好感,於是他們背著女生的父母親,偷偷交往了起來。女生家裡可是村裡有頭有臉的人物,爸爸是當地漁會的理事長,擁有好幾艘漁船,媽媽是獅子會分會長,處事圓潤、能言善道,在地方上的人脈很廣,薛得勝擔心她的父母知道了,會阻止他們來往。

薛得勝與女友怡靜的感情很好,可說是濃情密意,薛得勝休假時,怡靜會來找他,他們專挑人少的地點約會,或者乾脆窩在家裡,因為到哪都可能被其他村人看到,然後跟女生的父母告狀。過了半年多,怡靜覺得不能再這樣偷偷摸摸下去,說是不是要找個機會,到怡靜家拜訪一下。

「你父母會反對我們嗎?」薛得勝說。

「你又不是什麼壞人,他們幹嘛反對?」

「可是我怕他們覺得我配不上你。」

「你要對自己有信心一點。」怡靜說。「至少你是個碩士生,而且工作還算穩定,我父母應該不會有太大的意見。」

「是嗎?」

到了約定去怡靜家拜訪的那天,薛得勝換上他最好的襯衫,是在家樂福賣場特價時買的,他還特地先熨燙過,看起來平整不少,雖然領口有點泛黃了,但其實他沒穿過幾次,因為他只在重要時刻才會穿這件衣服。

這是一所仿日式的廣闊建築,怡靜領著他走過佈置精巧的庭院,穿過狹長的玄關來到客廳,怡靜的母親在客廳拉門前笑臉迎接,嘴裡不停說著歡迎歡迎,怡靜的爸爸則一臉嚴肅,自顧自地在沙發上看報紙,連頭都沒抬起來一下。

坐下後不久,傭人端上茶水,紅茶的香氣四溢,一聞就是高級品的味道。

「陳先生長得很帥呀!」怡靜媽媽說。「我們小靜把你藏太久了,也不快點帶來給我們瞧瞧。」

「謝謝。」薛得勝不好意思地笑著。

怡靜的媽媽是個話匣子,現場不至於太過冷場,薛得勝只要陪著笑就好,比較令人難受的是怡靜爸爸臉上的寒霜,讓努力炒熱的氣氛持續降溫。

「你一個月賺多少錢?」怡靜爸爸突然開口說。

面對這個尷尬的問題,薛得勝以為只要乾笑一陣,自然有人會幫他引開話題解圍,但現場的人全都盯著他看,彷彿要他為查修員這個工作做個薪水定價。

「3萬8千元。」薛得勝迫於沉重的氛圍下,說出自己的真實薪資。

「這樣養得起小靜嗎?」怡靜爸爸的眼光越過凝重的空氣看著薛得勝。「她一隻手錶都不只3萬8。」

薛得勝的心被什麼無形的東西刺了一下,傷口頓時血流不止。

「爸!你說這個幹嘛啦!」怡靜抗議地說。

「對啦,不要說這個,我看陳先生很有上進心,以後前途不可限量。」怡靜媽媽遲來的緩頰。

薛得勝想要為自己多辯解一下,因為之前犯錯被公司減薪,不然本來的薪水更高一點,但此時說這些理由,想必會適得其反。

「我去一下洗手間。」薛得勝為了躲避,乾脆逃進廁所裡。

「人家第一次來,你幹嘛這樣啦?」怡靜說。

「小靜,你爸爸是為了你好。」怡靜媽媽說。「你看他那副窮酸樣,哪裡養得活你?」

「可是他很愛我,我也很愛他,我們會一起奮鬥,共同為了未來…」

「你還是個小女孩嗎?」怡靜爸爸打斷她的話。「有愛就不會餓肚子了嗎?」

「爸,你不要這麼快下定論,先多了解他,你會喜歡他的。」

「說不定他跟你在一起,是為了我們家的錢呢?」怡靜媽媽說。

「媽!怎麼連你也這樣說!」

洗手間的門板很薄,完全無法阻擋刻薄的言語,他們在客廳高談闊論,就像故意要講給薛得勝聽似的,讓這些話全進到他的耳裡,重擊他原本就不太穩固的信心,拖了很久,薛得勝才不情願地從廁所裡出來,低頭看見尊嚴已經碎了一地。

「我剛剛接到電話,公司有一點急事必須去處理。」薛得勝為自己拿了一個台階。

「今天是星期六耶。」怡靜不悅地說。

「哎呀,我們午飯都準備好了,有菲力牛排跟龍蝦,要不要吃完再走?」怡靜媽媽說。

「謝謝,因為事情很急,我得快點走了。」

「這樣啊,如果是公事也沒辦法。」怡靜媽媽說。

「我再打給你。」薛得勝說。

踏出怡靜的家,薛得勝跳上摩托車後火速逃離,不理會黃燈的閃爍警告,衝過兩個危險路口,他不停奔馳,直到這條路的盡頭才停下,他回頭一看,不自覺嘆了一口氣,委屈與不甘仍在後面緊緊跟隨。

薛得勝的老家在屏東,父母是種田的農夫,他有四個兄弟姊妹,生活還算不上小康,只能說勉強過得去而已。薛得勝排行第二,哥哥在國外讀完碩士後就在當地定居,之後很少有他的消息,妹妹已經嫁人,生了兩個小孩,有自己的家庭要照顧,最小的弟弟剛當完兵,正準備找工作中。

薛得勝的爸媽近幾年身體不好,沒辦法像以前那樣長時間務農,薛得勝每個月都寄錢回家,貼補家裡的花用,而且只有他會寄錢回家,其他人沒為家裡出過半毛錢。

怡靜的爸爸說的很對,他可能養不起怡靜,養不起從小就吃好穿好的千金小姐,他沒告訴怡靜他的憂慮,獨自在內心裡掙扎,但想了很久,沒能想出什麼好辦法,只能任由時間把他淘洗,讓他對婚姻的憧憬消磨殆盡。

這個周末,怡靜到薛得勝的住處煮火鍋,吃完後由薛得勝負責洗碗,然後他們到床上親熱。

活塞運動進行著,但薛得勝無法融入其中,不斷思索他與怡靜的未來,然而混亂的思緒像一團絞死的棉線,無法理出什麼邏輯。

怡靜在他身下微微呻吟,在達到高潮之前,她問他一個很難回答的問題。

「你愛我嗎?」怡靜說。

「我…當然愛你啊!」

薛得勝分不清他現在說的愛,是真心的愛,還是口頭上的愛。

「如果你怕我爸媽反對,我們可以先有後婚。」完事後怡靜坐在床緣說。

「先有後婚?」

「這樣我爸媽就沒轍了。」怡靜說。「不然我們私奔吧!到一個沒人認識我們的地方。」

薛得勝心想,這個小女孩實在天真的可以,他從浴室裡走出來,想對她說事情沒那麼簡單,突然間,她看見怡靜的頭上有團黑雲,霎時讓他什麼話也說不出口。

「你怎麼了?」怡靜說。

「沒…沒事…」

薛得勝要煩惱的事情已經夠多了,此刻又多了一件。

根據黑雲的顏色來判斷,怡靜死亡的時間落在星期一早上七點多,那是她騎車去上班的時間,想必是會發生車禍。薛得勝焦躁了一整日,無法好好吃飯睡覺,他不能眼睜睜看著怡靜死去,必須阻止這件事才行。

他約了怡靜星期一早上要載她上班,怡靜有點開心地說他很體貼,沒有注意到他不安的語氣。

星期一早上到了,薛得勝小心翼翼騎著機車,深怕過度搖晃就會讓怡靜受傷似的,整程的車速都沒超過30公里,經過每一個路口皆仔細查看後再通過,怡靜問他為什麼騎這麼慢,他塘塞著說,想陪她久一點的時間。

短短3公里的路程,薛得勝不敢放鬆任何一個細節,好不容易到了怡靜公司,彷彿已經過了好幾個小時。怡靜親了他的臉頰一下,謝謝他送她來上班,薛得勝盯著怡靜的頭上看,黑雲變得越來越淡,最後消失不見,薛得勝鬆了一口氣,總算把怡靜從鬼門關裡救了回來。

回程的路上,薛得勝的心情格外輕快。

他嘴裡哼著歌,騎車速度比剛剛快多了,他看見方才經過的路上,發生嚴重的車禍事故,有台機車被小貨車撞到,機車支離破碎倒在路中央,地上有一大灘血跡,他不禁想像原本是怡靜躺在這裡,被鮮血染濕了頭髮。

此時薛得勝意識到,自己深愛著怡靜,他覺得很慶幸,自己做了一件大事,讓他的愛情可以延續下去。

到家之後他突然覺得胸悶,有股噁心感從胃裡湧上來,他連忙跑到廁所馬桶前,張口就吐了出來,大量的鮮血從他嘴裡吐出,讓馬桶頓時變成令人畏懼的紅色,緊接又一陣反胃,薛得勝再次吐了一大口血,然後跌坐在浴室地板上,久久無法起身。

到底怎麼了?

薛得勝隨即聯想到跟剛剛的事情有關,大概是阻止了什麼天道循環的副作用,電影不是都這樣演的嗎?人力是無法勝天的。為了謹慎起見,薛得勝還是到醫院做了檢查,一如他所預期的,醫生說他的身體沒有問題,或許只是太過勞累的緣故。

「反正我只用這一次。」

對於自己的特殊能力,薛得勝下定決心不再使用,沒必要為了別人賠上自己的性命,但想起怡靜的笑容,他就覺得很值得,吐血好像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有天下班時分,薛得勝回公司收拾當天的事務,走出公司時看到一個冷漠的人影,就站在他的工程車旁。怡靜爸爸不發一語對他點了點頭,伸出右手大拇指朝路的那端比了比,意思是要薛得勝跟著他走。

他們沿著楓林大道走著,然後怡靜爸爸在一棵大楓樹旁的長椅坐下。

「坐。」怡靜爸爸說。

薛得勝依言坐著,心裡滿是惶恐的情緒,這位偉大的漁會理事長,不知道要對他說些什麼傲慢的言語。

「我希望你能跟小靜分手。」理事長沒有迂迴,直接了當說出來意。

「我想向您說明,我們是真心相愛的。」薛得勝說。

「我這個女兒從小就嬌生慣養,沒有受過一天的苦。」理事長自顧自地說。「她是我的掌上明珠,是我的心頭肉,我總是給她最好的,不容許她受到一點委屈。」

「我也會好好呵護她,給他我所有的一切,不會讓她委屈的。」

怡靜爸爸瞪了薛得勝一眼,彷彿在責備他講的話相當愚蠢。

「雖然你們現在很愛,但我能想像得到不久的將來,你們會因為價值觀不同而常吵架。」怡靜爸爸說。「怡靜每個月的花費都要10幾萬,她身上穿的衣服、鞋子、包包都是名牌。」

「恩…」

「所謂貧賤夫妻百世哀,沒有金錢支持的婚姻,再愛也是無法長久的,現在我說這些話你或許不能理解,但確實是真話。」怡靜爸爸說。「我已經老了,不能一直為她擋風遮雨,我希望能找到一個人,代我好好地照顧她。」

薛得勝看著眼前這個白髮蒼蒼的老人,聽說他以前是個大船長,常到遠洋海域捕撈漁獲,如今年歲雖然不年輕了,但身材看起來還是相當勇壯。

「你別看我好像很壯。」怡靜爸爸察覺到薛得勝在觀察他。「我年輕時抽煙又酗酒,身體都被搞壞了,其實我已經肝癌末期,但我沒告訴她們,想要安安靜靜地走。」

「什麼!」薛得勝不可置信。

「我要拜託你,以一個父親的身分拜託你。」怡靜爸爸站了起來,對著薛得勝九十度鞠躬。「請你跟小靜分手。」

薛得勝跟著站起來,連忙扶起這位癌末的父親。

「你說的話我會好好考慮。」薛得勝說。

「拜託你了。」怡靜爸爸又對薛得勝九十度鞠躬,接著默默地轉身離開。

此時秋風颯起,抖落片片楓葉,薛得勝看著他離去的背影,覺得有幾分淒涼,然後在這個驕傲的理事長頭上,看到了一朵令人悲傷的黑雲。

怡靜爸爸的後事辦完一個多月後,薛得勝決心要讓怡靜得到她自己的幸福。貧賤夫妻百世哀,真是千古真理,怡靜跟自己在一起,未來只有無盡的悲哀,薛得勝不斷在內心搏鬥,直到理性擊敗情感的自己,他尋思找個好時機,將分手的傷害降低。

某天吃完晚餐,薛得勝送怡靜回家,到了巷口,怡靜從機車上躍下。

「我們分手吧。」薛得勝輕輕地說,期望這樣能減少衝擊。

「什麼?」怡靜瞪大眼睛,以為自己聽錯了。

「我說,我們分手吧。」

「為什麼?我爸已經不在了。」怡靜說。「如果你還在擔心我媽反對的話…」

「我喜歡上別人了。」薛得勝看向旁邊的電線桿。

「你別騙我了,你不會這樣的,對不對?」怡靜的眼淚在打轉。

「你不信我也沒辦法。」

「你不能這樣說走就走。」怡靜哭了起來。「你不是說你愛我的嗎?」

「你真的好傻,我是愛你家的錢。」薛得勝說。「你爸都不在了,我看你們很快就會坐吃山空。」

「我不相信!我不相信!」

「我們到此為止、好聚好散吧。」薛得勝斬釘截鐵地說。

「你這個爛人。」

怡靜給了薛得勝一個響亮的巴掌,轉身沒入巷子的陰影中,留薛得勝一個人在原地,他得緊緊咬住嘴唇,才能讓眼淚不那麼輕易流下。

中秋節連續假期,薛得勝回老家散心,想要徹底忘掉與怡靜的過往。

一進家門,就看到老爸的頭上有朵黑雲。

「老爸最近身體還好嗎?」薛得勝焦急地問。

「都是一些小毛病啦,沒什麼大事。」爸爸漫不在乎地回答。

「你還有在種田嗎?」

「沒事就多少做一下,已經少做很多了。」

可惡!究竟是疾病還是意外?薛得勝實在很難辨別,觀察黑雲的顏色,死亡時間大概落在明天中午,只好到時密切觀察、隨機應變了。薛得勝這晚很難入睡,在床上翻了許久才稍微入眠。

隔天父親去田裡做事,薛得勝跟著去幫忙,看著老爸頭上的烏雲越來越黑,他的心情也越發沉重,雖然他已經決定不再干預他人的生死,但面對撫養自己長大的老爸,說什麼都得救他一命。

工作到一段落,老爸叫薛得勝先去樹下休息,他再做一點收尾就好。薛得勝在樹蔭下看著老爸彎曲的背影,覺得老爸怎麼一下子變得那麼老,記憶中的老爸健壯強悍,辛苦賺錢養育四個子女,是這個家庭的強大靠山。

薛得勝陷入回憶一個恍神,老爸就從田裡消失不見,他著急地奔向田地,到處尋找老爸的蹤跡。

最後在灌溉用的渠道中,看到老爸倒在裏頭,面部朝下,渠水淹住了他的口鼻,薛得勝趕緊把他拉了上來,幸好發現的早還有呼吸。薛得勝讓老爸躺了一會,終於緩緩地轉醒了過來,說他是血壓衝高,一時頭暈跌倒撞到了頭。

「血壓藥有沒有在吃?」薛得勝問。

「有啦,但有時候會忘記吃。」老爸說。

「怎麼會忘記吃?這樣很危險耶!」

「好啦好啦,下次會記得吃。」老爸揮揮手,意思是叫薛得勝不要再唸了。

送老爸回家後,薛得勝跑去一個沒人的空地,他知道報應就快來了,不能讓爸媽看到這一幕。

又是一陣噁心與反胃,鮮血從嘴裡大量湧了出來,然後他倒在地上無法動彈,甚至還暈了過去,醒來時已經天黑,薛得勝看看錶,他大概昏迷了三個小時。

他在心中再一次發誓,絕對不能再使用這個能力。

時間過了一年,某天早上薛得勝出門上班,恐怖的景象讓他無法置信,他看見每個人的頭上都有黑雲,讓他以為世界末日將要來臨。到底是怎麼回事?他開著工程車在街上不停地繞,偶爾看到幾個人頭上沒有黑雲,漸漸得出一些結論。

沒黑雲的人都是住在山上的人,漁村地勢面海背山,有少部分的人住在山上,白天會下來漁港這裡工作。那為什麼住海邊的人會死,住山上的人卻沒事?這個問題他反覆想了又想,到了那天晚上,他終於想出了答案。

是海嘯!

巨大的海嘯把漁村淹沒,讓所有的人都死於災難,這是多麼可怕的事情,一萬多人在一夕間死亡,光是想像就夠恐怖的了,如今卻要真實發生在他身邊。路上的黑雲綿綿密密,幾乎要遮蔽住天空和街道,薛得勝很害怕,他將會在這個地獄裡死去。

不行,我得逃走!對,只要逃離這裡,就能改變死亡的命運。

他預測災難會在五天後發生,於是他趕緊收拾行李,跟公司請了假,買了火車票就往屏東老家直奔。媽媽問他為什麼突然回家,他敷衍說公司要他們把年假消耗掉,所以請了幾天假。

薛得勝睡了兩個晚上頻頻做惡夢,他夢見高聳的海嘯將整個漁村吞沒,許多人浮在水面上求救,哀叫聲不絕於耳,但很快就被更大的浪花壓下,讓所有的聲音沉歸於寂靜,最後成千上萬的屍體隨處漂流,編織成一幅人間煉獄景象。

薛得勝不斷從這個夢魘中驚醒,身上都是冷汗,自己得救但上萬人死去,這樣自己真的算是得救了嗎?其實我還有機會救他們不是嗎?假若現在放任他們死亡,未來我會不會背負這股罪惡感,苟延殘喘地走完餘生呢?

薛得勝不停問著自己。

「媽,如果自己一個人死,可以救很多很多人,你會選擇犧牲自己救他們嗎?」

「你問這個幹什麼?」

「就隨便問問,電影不是常演嗎?為了救其他人,自己開著飛機載炸彈飛到高空,或抱著炸彈跳下懸崖之類的。」

「我沒讀過什麼書,不懂什麼大道理,但我可能會做一樣的事吧!救人是好事,犧牲自己可以救那麼多人,就算死掉菩薩也會保佑的。」

「那如果是我做這樣的事,你會不會怪我不孝?」

「你不能做這樣的事。」媽媽說。

「為什麼?」

「你是媽媽的心肝寶貝,我寧願代替你去死,也不要讓你受到一點點傷害。」

「媽,謝謝你。」薛得勝過去抱了母親一下。

「哎呀好了,別動不動就說死的事。」媽媽說。

「媽,我得走了。」薛得勝說。「我該回去拯救世界了。」

薛得勝收拾好東西,再次回漁村去了。

坐火車的時候,薛得勝腦海不斷浮現那些熟悉的臉孔,李大媽、王大哥、林爺爺、陳小弟等等,他們跟自己非親非故,但對待自己就像真正的家人一樣,他不能活生生看他們死去而不伸出援手,但漁村有一萬多人呀,要怎麼同時救那麼多人呢?

薛得勝心中已有了打算,他決定孤擲一注,打出他最後的王牌。

薛得勝心想,就算他去跟警察或村長講,也沒有人會相信他的話,這種虛無飄渺的預言,只有他一個人堅信而已,得用其他方式讓大家知曉並行動才行。

薛得勝銷假回公司上班,進入公司的資料庫主機,將漁村所有人的電話號碼盜出,以前他就是資料庫的管理工程師,深知系統的漏洞在何處,做這種事是輕而易舉的小蛋糕,然後他設定簡訊發送時間在海嘯前一小時,用緊急推播送到各位用戶的手機裡。

簡訊上寫著:「國家級災害通知,預計晚上6點多將發生巨大海嘯,請XX漁港周圍的民眾前往高處避難。」

薛得勝不曉得有沒有用,大家會不會相信這封簡訊的內容,而且也不是每個村民都辦他們家的電信號碼,不過現在只能盡人事了,薛得勝知道自己救不了所有的人,只能救一個算一個。

又過了一夜,終於來到災難發生的日子。

薛得勝看著眾人頭上的黑雲越來越黑,心中不免有些焦急。下午四點他先到山上等著,不久簡訊發送了,他能感覺山下起了一陣不小的騷動。他想像人類面對突來的災難預報時,有的人寧可信其有,有的人卻完全不信邪,大家開始互相激辯,要不要為了安全起見,事先做好逃生的準備。

漸漸有人往山上移動了。

下午六點鐘,山上聚集的人越來越多,薛得勝粗略的估算,大概有7、8千人之多,但隨著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人們開始焦躁不止,有人嚷嚷這是不是騙人的簡訊,地震與海嘯根本沒辦法提早得知,如果可以的話,大地震就不會死那麼多人了。

說時遲那時快,強烈地震來了,起初只是微微晃動,緊接著是毀天滅地的地動天搖,感覺震源就在身邊,企圖要把每棟房子給震垮。經過不到一分鐘,巨大的海嘯來了,就跟薛得勝夢裡的畫面一樣,海浪捲起約有20公尺高,海水狠狠從高空衝下,無情沖刷整個漁村,那些不信邪的人們在水裡哀號,彷彿是在後悔自己鐵齒的行為。

山上的人驚呼著,看著水上無數屍體載浮載沉,在夕陽黃亮光芒的照射下,變得十分詭異與恐怖,水面漂浮著許多家具與垃圾,猶如給死者的送葬品。薛得勝身邊的人們不斷竊竊私語,不知道他們是在慶幸自己逃過了一劫,還是在為山下的冤魂哀戚?

薛得勝看著眾人頭上的黑雲慢慢消去,心裡稍微鬆懈了下來,雖然無法救得全部的人,但畢竟現場這些人的性命都是他救的。他在幾千人的身影中尋找怡靜,想知道她是不是有安全脫難,一瞥眼看見怡靜在遠處的角落,與一個男人相擁在一起。

他曾聽人家說過,怡靜跟她媽媽選上的男人相親交往了。

不知怎麼的,有一股心酸湧上薛得勝的鼻樑,儘管他做了一回大英雄,卻不能擁抱心愛的女人,那即使得到全世界的感謝,又有什麼值得開心的?

薛得勝深深嘆了一口氣,接著劇烈地咳嗽了起來,咳中帶著大量的鮮血,吐了一地的紅艷。他突然強烈痙攣,雙腳顫抖到無法站立,身體像被狂風吹倒的稻草人一般,直挺挺往後倒下,撞在地上,揚起一陣灰塵。

「爸…媽…對不起…」

薛得勝躺在地上看向昏黃的天空,視線開始變得模糊,他終於想起,做英雄是要付出代價的,只有他上頭的烏雲還沒散去,在逐漸變暗的夜色下,顯得又濃又黑。

〈完〉


網誌好讀版:https://swallno.pixnet.net/blog/post/226018019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42.70.128.80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marvel/M.1654851044.A.A22

fishstay06/10 17:57嗚嗚為什麼好人落得這種下場

fatcung06/10 18:54看得見別人死亡時間真的很……不能挽救也就算了,能挽救

fatcung06/10 18:54的話真的很道德掙扎。本篇主角真的是好人!

staffordan06/10 19:59QQ

Snowyc06/10 21:12這故事架構和百田尚樹的「福爾圖娜之瞳」根本一樣啊,也是

Snowyc06/10 21:12救其他人救了三次然後死去

stonebrother06/10 21:25因為樓上而去搜尋這部片,看完了好失望,根本就是同

stonebrother06/10 21:25一個劇情模組改編的...

stonebrother06/10 21:25https://i.imgur.com/KwftakO.jpg

圖https://i.imgur.com/KwftakO.jpg?e=1655239937&s=bU14bclkrXJLs9gyDhsZ7Q, [創作] 預見死亡之眼

stonebrother06/10 21:26https://i.imgur.com/GvZJpkP.jpg

圖https://i.imgur.com/GvZJpkP.jpg?e=1655207892&s=d5fFzjQGOWKJjiyhOkPkHQ, [創作] 預見死亡之眼

stonebrother06/10 21:26https://i.imgur.com/Zrjo9EN.jpg

圖https://i.imgur.com/Zrjo9EN.jpg?e=1655236733&s=pFXH-uAFQ67L1gy4WVBJtg, [創作] 預見死亡之眼

stonebrother06/10 21:26https://i.imgur.com/fH2hK10.jpg

圖https://i.imgur.com/fH2hK10.jpg?e=1655195196&s=5aAulVSKsAazmbl71wEDPA, [創作] 預見死亡之眼

byebyecell06/10 21:48怎麼這樣 QQ

swallno06/10 21:53抱歉,是我沒有註明清楚,此劇情架構確實取自「福爾圖娜

swallno06/10 21:57之瞳]加以改編,因為很喜歡預見死亡這個概念,所以想寫

swallno06/10 21:57出自己的版本,我會修改文章,在開頭註明。

※ 編輯: swallno (210.242.157.243 臺灣), 06/10/2022 22:01:16

wish1515050706/10 22:29Q_Q還蠻悲哀的

a072234106/10 23:07QQ

minijin06/11 00:30不過後面是你的名字的感覺

icekiwi06/11 00:34QQ媽媽不知道兒子是英雄 只會難過的渡過餘生

jplo06/11 09:57推~哀傷的故事

no1smkimo06/11 11:16應該說,雖然沒有辦法救別人,但至少可以透過看周遭的人

no1smkimo06/11 11:16而了解自己目前有沒有危險,如果周遭的人都一片黑

no1smkimo06/11 11:17就可以知道可能會發生集體事故,至少自己可以想辦法

no1smkimo06/11 11:18逃離現場,不能保護他人,至少可以保護自己

no1smkimo06/11 11:21甚至碰到熟悉的人有烏雲,雖然無法救他們,或許可以婉轉

no1smkimo06/11 11:23提醒他們買保險,真有保下去且保對了,至少給他們家人

no1smkimo06/11 11:24一個保障,如果被罵烏鴉嘴且沒保,那就當作沒緣份

no1smkimo06/11 11:26如果有買,卻買錯與死因無關的保險,大不了遺產少個幾萬

no1smkimo06/11 11:26對家屬而言,好像也沒差多少

swallno06/11 11:58謝謝你願意了解這個故事

yuanyo122206/11 20:38貧賤夫妻百事哀不是這樣用

mosia06/12 13:42為什麼怡靜的媽媽要喊他陳先生呢?主角不是姓薛嗎?

swallno06/12 14:02你說的沒錯,是我有盲點,因為我以往的主角大多姓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