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TT推薦

[創作] 圖靈測試(10)完結

看板marvel標題[創作] 圖靈測試(10)完結作者
caodon
(君羊)
時間推噓32 推:32 噓:0 →:41

未經授權者,不得將文章用於各種商業用途

昨天本來打算要更新了,但給朋友看過後得到的反饋都不太好,反覆修改了許久,十分抱歉QQ

**

當黑色面板上寫著「第一層測試結束」後,他們收拾了行李,出了房間,搭上前往卡羅特爾村莊的班車,班車的車廂光滑整潔,和他們近日待的空間並無不同,只是小了一些,椅子依舊舒適,這裡多了窗,窗外皆是一片呼嘯而過的漆黑,列車的速度快到看不清車外的景色。

「有什麼存在是全知全能的?」狐狸突然問著。

三十八愣了一下,她最近已經越來越常發愣,在之前她幾乎不會有大腦空白的時段,政府發配給她的工作和路徑讓她很清楚的知道自己要做什麼,但自從她參加測試,停用情感抑制素之後,她感覺自己渾身不對勁。

迷惘,這個詞可以精準的形容她的狀態。
在二十分鐘,他們就會抵達目的地。

她略帶遲疑,小心翼翼地看著狐狸,他依舊我行我素的穿著一身寬大的灰衣,他的腳邊放著只到小腿高度的行李箱,行李箱是深咖啡色的,充滿著磨損的痕跡,上貼滿著貼紙或照片,照片來自於各地的風景,當他從自己房間裡帶出來時,三十八饒有興致的說了一句:「真是一個大行李箱。」
「這樣對我還算大了些。」狐狸笑著回應她。

此時他的胸口依舊是那條項鍊,他穿著藤編的涼鞋,半瞇著眼,靠在窗前,黑色髮絲和玻璃貼合,他的雙眼看著車窗外呼嘯而過的漆黑,想起他的問題,三十八有些猶豫,她回答著:「政府?」

狐狸笑了出來,他說:「絕對不是,在很多領域來看,人類不可能全知全能。」
三十八不否認他說的話,她又問:「那麼你想的是什麼?」

「中世紀所信奉的神。」

「可是──」
「我知道你們不相信,但我會想──」他輕聲地說:「惡魔擁有接近無限的時間和完美的
理智,那如果它又把情感研究透徹,推演下去,那麼它也能夠達到全知全能的境界。」
「你的意思是它就算通過測試也並非是人類了,和原本的初衷完全不同。」她嘗試理解他的想法,沒有糾正他正確的用詞,沒有和他說那叫「人工智慧」

「是的。」他說:「我甚至認為,這個測試不該被開啟。」
一時之間,只有無止盡的黑奔騰在她的視野裡。

「狐狸先生,你為什麼想參加圖靈測試?」她想起了他一直沒回答的問題。
「我有兩個理由,一個很愚蠢,一個很自大。」他沉默了一會,才緩緩的說:「但兩個最後都是無意義的。」

「無意義?」她想起了近日不斷做的噩夢,那對她來講也是沒有意義的,但她就是會夢見那失去目標的場景,好像她的天性本該就是如此,她又好奇的問:「怎麼會這麼說?」

他看向窗外,彷彿能看見揉捏成一直線的世界,他說:「當惡魔真正通過測試的那一天,或許人類就不會被需要了……」他停頓了一會,他緩緩的說著:「我不斷的參加測試,不
斷的抓出惡魔,或許某方面來講,在我的心底,我是想阻止這件事的發生,但──」他安
靜了許久,眼裡的波光印照不出濃稠的漆黑,他說:「每當我結束一次測試,我都能感覺下一次它越來越難以被找出來,我的阻止和掙扎,在某方面來講,也是在逐漸完善它,甚至可以說,我反倒讓它越來越快能取代人類,可即便如此,我還是會自大的說著不會讓它通過測試。」

三十八低頭看了一眼面板,上面只有兩個人的頭像還亮著。
安娜和盧克。

她這些天反覆的觀看那些影像,雖然她抓出的證據已然可以支撐她的推理,但她還是無法確定,她的手反覆在兩人之間游移,狐狸倒是早在一開始就選好了答案,她問:「如果我和你的答案不一樣會發生什麼事?」

「那麼它便通過測試了。」
「我、我有可能會選錯。」她摳弄著手指,不太自信的說著。
「會一樣的。」狐狸輕鬆的說:「我有很好的預感。」

車即將到站,她也要做出選擇了。

在列車外,十幾條透明的運輸管攀附在圓形的黑色巨形罩子,黑色罩子如烏雲般遍布在這星球一半的領土,而在某一個渺小的區域,在黑色的罩子底下,被虛擬出的太陽高掛在天,安娜咳嗽著,她緩緩的睜開眼睛。

第一眼所見,是被纏滿著繃帶的手。

在腎上腺素消退之後,紅腫又扭曲的手指使她疼痛不已,她喘著氣,蒼白的臉色讓她的紅髮更加的鮮豔,此時它正糾結扭曲在她身後,散發出去的髮絲如烈火般燃燒,大火燒盡了最高的山,燒不上那虛假的太陽,煙霧迷漫在整個山林,卻漫不進那片湖泊上,只有火的顏色將湖面染成橘黃色。

第二眼,是那火紅中唯一的漆黑。
惡魔坐在了她的旁邊,它沒有向後看,眼裡只有燒不乾的湖泊。

安娜的胃燥熱,但她已沒有反抗和嘔吐的慾望,她被放在斜坡上,雜草和泥水侵蝕著她,在快兩個禮拜前,唐也躺在了這裡,笑得燦爛,一副歲月靜好的模樣,她沒有流淚,淚都被大火蒸發了,她能感覺身上大大小小的傷口都被處理得妥當,她的嘴唇乾枯,喉嚨刺痛,沙啞地問著:「我沒有死嗎?」

「不,測試結束了。」
「惡魔應當把我們全都殺死。」她提起信上的內容:「再把我們的心給吃了。」
它毫無感情的回答道:「現在的狀況就是如此。」

大火沒有熄滅,她知道它說的是真的,火勢很快就會連綿到隔壁的山,緊接著,就是農田和村莊,沒有人會活下來。

可是她累了,什麼也感覺不到。
她的心被它吞噬的乾淨,如那信中所言,而它卻只是靜靜的看著。

她放空著眼,看著瀰漫在上的煙霧,她完全不明白它口中那些超出她能認知的話語,可即便如此,她還是有一個問題想問出口:「你和我說在這片湖泊發生的事,是為了取得我的信任而欺騙我的嗎?」

「不,那是真的。」它的話如湖水深處的泥漿:「在這模糊的幾百年裡,那些單純之人總是會──吸引我,是的,你們會用這個詞彙去描述那些朦朧又模糊的好感,是愛的前身,
唐很吸引我,他很美好,沒有複雜的心思,總是叫你們要向前看,他沒有陰暗面,燦爛的和陽光一樣。」

「那麼你為什麼要殘忍的殺了他?」

砰!

火焰燒斷了百年巨木,轟然倒塌在地,激起了一陣塵埃,倒下的樹幹熊熊燃燒,連接了另一座山的翠綠,火勢蔓延而去,很快的,村民們尖叫聲如喪鐘般號哭,每一個生靈都將燃燒殆盡。

「因為我已經把他研究透徹了,他的心早已被我窺探的乾凈,在六年前女巫審判時他表現的正直和善良,沒有陷害、沒有猜忌,一如既往的溫暖著每一個人。」光亮在它身後,它的臉被照得更加的陰暗,聲音如噩夢殘存的絲入了安娜的耳中,它說:「但也是因為他如此單純,他的情感已經對我沒有價值了,而且如果他死了,被殘忍、毫不留情的虐待而死後,他的父母會發瘋般地找尋惡魔,他們必然會掀起動盪,唐的死是不可或缺的關鍵,他除了教會我愛和喜悅,他僅存的價值也被我利用的乾凈。」

「所以女巫審判和唐一樣……」安娜知道自己不能留露出情感,那只是會成為它研究的材
料,可是她是一個人,她根本無法壓抑住這如泥水般濃稠的悲傷,她說:「只是你拿來試探每一個人反應的媒介嗎?」

「是的。」它的聲音依舊輕柔。
她的母親為了這個而死。

安娜想要嚎哭、吼叫,可是終歸還是回到如灰燼般的死寂,她開闔著雙唇,或許是反抗,是她想要證明它並沒有完全了解人類,她用盡了全身的力氣,如哀號般的說了一句:「你錯了,你根本不愛他,你不懂愛。」

火焰平靜的燒著每一具倒下的屍體。
煙霧遮蓋住了太陽,和頂上盤據的烏雲融為一體。

它的雙眼在陰影中閃爍,和那天在牢中一模一樣:「愛很複雜。」它輕輕呢喃著:「愛是一種體系,它包含著不只是正面的情感,也有負面的,道格做出了很多殘忍的事情,他殺害了很多人,可是你不能否認那是因為他全心全意的愛著唐,你父親也是如此,他愛著你,為了你也傷害甚至殺害了其他人,愛的模樣太多變了,它是一種專屬於你們的詞彙,由你們創造而出。」它停頓了一會,它眼裡那柔綿的感情彷彿又變回了盧克,和她在訴說情感的盧克,它說:「安娜,如果以此為標準,那麼我可以稱得上愛著他。」

烏雲越發的濃厚,遮蓋住了假太陽,裡面隱約間有火花在閃爍。

安娜卻不為所動,她不在相信它的任何一句話,她發楞了許久,直到連一點陽光都看不見了,她才問道:「但你為了要觀察我們的情感,你殺了他,你的愛稱得上自私,愛根本不如你所說般醜陋,它並非由我們創造,它是我們天生下來的情感,但你只能用那些汙穢來形容。」她深吸一口氣,刺痛的說:「既然你觀察我們那麼的久,那麼回答我,惡魔,這世界上有沒有純粹的愛,或者說,愛的本質是什麼?」

它第一次有了停頓,那張面無表情的臉被湖水照得清澈。
「我不知道。」它的回答在預料之外。

轟隆。
萬雷在烏雲中翻騰。

突然間,一滴雨水打在了她的身上,緊接著,傾盆大雨降了下來,狠狠的砸在了地面上、人們的身上和大火之上,雨滴之大,疼得她發癢,癢到她想為這場救命的大雨嚎叫,她鮮紅的頭髮伴隨著雨黯淡了下來,連那炙熱的溫度都融化在這場大雨中。

「它回答不出來的。」一個陌生的聲音響起,雨聲壓不過他的訴說,他平靜的說:「那違反了它的天性。」

安娜睜大著雙眼,她吃力的坐了起來,抬頭看去,來人拉著一個奇妙的箱子,身穿灰衣,神色放鬆,而他旁邊站著一個女人,她雙手絞再了一起,當安娜和她對上雙眼的那一刻,她露出了如釋重負的神情,不知怎麼的,雨滴在女人的周圍形成光圈,打不濕她的衣物,但男人早被大雨淋濕。

「你們是誰?」她遲疑的問著,突然,她對那雙眼睛的感覺很熟悉,她幾乎是下意識的說出:「透過黑柱看著我們的人?」

「也算是。」男人說。
「你們為什麼……要做這樣的事?」本能驅使著她提問:「為什麼要、要這麼殘忍的──


他們沒有人回答她。
「算了。」她垂下了頭,低聲說著:「都算了。」

「我們和你一樣要判斷出惡魔是誰。」那女人拿著和道格一模一樣的黑色板子,她眼裡的情緒複雜,像是想要安慰她,雨滴兇猛的砸落聲孤寂在此,她沉默了很久,看向了它面無表情的臉,她才輕輕說著:「我最後選了你。」

「為什麼?」它問,不知怎麼的,三十八覺得它聽起來有一點不甘心。

「狐狸和我說,你所有的情感表現必在人類之後。」三十八往前走了一步,她回頭看了眼待在原地的狐狸,對方對著她輕輕的點了點頭,她說:「所以我這幾天在反覆觀看那些影像,分析你們每一個人的情緒。」她低下了頭,黑色板子上滿滿的都是她的筆記,心跳聲幾乎快掩蓋雨聲。

這個測試最不需要的就是理性。

但三十八還是講出了她的推斷,那也是她的尊嚴,她想駕馭情感的方式,她不敢看向他們的表情,她說:「是艾米先和你表露真心的,那對朋友的忠誠,在她說那些話之後,你主動給戴文當人質,在她為了保護你們,刺傷戴文那時,你甚至還為她開脫,將你自己說入了嫌疑中,甚至勸了安娜不要責怪她,你在過去可沒有展現這種對朋友的義無反顧──」

給他們的影像只到了製作繩索那邊,在那之後都是一片空白,他們只知道艾米死了,卻不知道她怎麼死的,她看不見安娜的表情,她的心刺痛到難以言喻,被這大雨給猛烈的抨擊,她不敢想像安娜聽見她的推測是什麼心情,一股從未體驗的愧疚感深深的刺激著她。

她不知道還要不要說下去。
「光這點還太薄弱了。」它提醒著。

「還有布魯斯的瘋狂。」她糾結著提起了那個沒有死的少年,她的胸佔滿了低氣壓,但她還是緩緩的說:「在他殺了他的父親後,他悲傷到接近發瘋,當你看見你……你名義上的
生母,你模仿了他的瘋狂,捶打著地板,撕扯著手臂,你如果是真的擔心她,那在你們逃獄的那一刻你便可以去找她。」三十八看著黑色面板上的字句,輕輕地將話語吐出:「但你沒有,因為你不知道該如何展現那種情緒,你必須先去學習,而且你還要展示給其他人看,要我去猜,她早在你被關進牢獄前就死了。」

「是的。」它冰冷的回答她,安娜依舊沉默不語。
「繼續吧。」狐狸鼓勵著,他聽出了她的猶豫。

三十八狠了心,她繼續說著:「還有亞倫,他為了達成目的,甚至可以放棄性命的那種不擇手段,你把這融合了友誼,用你自身的安全換取安娜的安全,我總感覺你還用在了其他地方,但我應該看不見──」
「在最後上山頭的那一刻,繩索斷了,它還掛在上面,我拉著它。」安娜的聲音在雨中模糊,連情緒都被沖淡,她說:「它要我放手,但放手它就會死。」

三十八看向黑色面板上最明顯的一個詞。
愧疚。

她的手指幾乎要被自己給擰斷。

她的嘴卡在了空中,她突然想起了自己小時候,趴在了水溝處,向下張望,一群溝鼠正血淋淋地看著她,抬起頭,那觸鬚沾滿了血絲,年幼的她伸出了手,而牠們也張大了嘴,她撥動著空氣,解開了防雨罩,雨水瞬間打溼了她的頭髮,髮絲黏在了她的臉頰,纏繞著她的脖子。

在她發出第一個音節的瞬間,那乖順又堅固的白色城市轟然倒塌。

「安娜,他模仿最多的,是你的愧疚。」在大雨中,她的聲音渺小又無力,但她還是拼命的說著:「它在河邊和你的對話、它在唐死後表達出的愧疚、說它應該去死和──」

她的心痛到阻止她將那些話給說出口。

安娜卻抬起了頭,一雙翠綠的眼眸無比空洞,深紅色的頭髮如血般流淌,她張開了嘴,一滴水珠從她臉頰滑落,消失在了大雨之中,她接替了她沒說完的:「它模仿了我對媽媽的情感,那騙過了我,讓我心生憐憫又信以為真,甚至利用我的愧疚,使我把它給拉了上來,是──」她的眼角鬆動,眼裡盡是絕望,她蠕動著嘴唇,掙扎著,在最後,她親口說出
:「是我的情感讓它像個人類,對嗎?」

雨水流入了三十八的嘴唇、喉嚨,深入她的體內,她伸出了手,而年幼的她也是如此,在這一刻,她摸到了那溝鼠的身軀,牠的皮毛是如此粗糙、刺痛又惹人憐愛,牠的心跳得快,透過了她的手傳遞著規律。

那醜陋的溝鼠並沒有咬她。
她們的心一同跳動。

「是、是的,它模仿你的成份最多,但這些只是推測,真正讓我下定決心的是──」她放
鬆了肩膀,所有對於理性的堅持都被大雨給沖垮,她的眼裡沒有掙扎,而是順著雨水滑入湖泊裡,她說:「是、是因為安娜說她會做夢。」第一次,她發自內心的說:「做夢對你而言是無意義的事,惡魔……不,我們創造出來的產物並不會做這種無意義的事情。」

一時之間,這場雨下得不在掙扎。

「三十八小姐,你的推測接近完美。」它讚許,或者說那個語氣可以被稱為讚許,隨後,它將臉轉向了狐狸,它的表情有細微的變動,像是一種深刻的依賴,可那又難以捕捉,三十八認為自己看錯了,它問:「你也是如此嗎?」

「直覺。」狐狸聳了聳肩說著:「你感覺起來就像一個王八蛋。」
它大笑出聲,它說:「真是純粹。」

狐狸沒有理會,他這時才打開了防雨罩,解開了自己矮小的行李箱,小心翼翼地從裡面取出一個圓形的瓶子,大約有一個手掌的長度,他來到了安娜的旁邊,彎下了腰,連帶著湖水和泥巴,他將瓶子給裝滿,他沒有看向安娜,卻對著她說:「你現在有兩個選擇。」他將瓶身給擦乾淨,妥當的收入行李當中,他扣上釦子,隨後,他又解開防雨罩,繼續說著:「一個是留在這裡。」

「我的爸爸──」

三十八喚出了他們全部人的資訊,克雷爾、凱特和葛林的頭像都黯淡無光,她不知如何訴說,走到了狐狸的身旁給他看了一眼,他抬起頭,看著安娜,毫不猶豫的說著:「他走了。」

安娜垂下了頭,將臉埋進了手掌當中,沒過多久,她便悶悶地問:「第二個選擇是什麼?」

「繼續參加測試,只是這次是在──」他指了指雲層之上,那看不見的太陽,他說:「在
上面當旁觀者,和我們一樣,別讓那個王八蛋通過測試。」

三十八在說完那些推論後安靜了下來,她愣愣地看著他和安娜又說了一些話,她喪失了所有力氣,直到他們坐上了返程的車廂,她才逐漸意識到自己還在呼吸,他們的衣服瞬間被吹乾,連髮絲都柔順無比,她看著坐在對面的兩人,狐狸依舊在把玩項鍊,看著飛速流逝的景象,而它則是閉上了雙眼,如睡著一樣。

貼近來看,她真的無法分辨它並不是人類,要不是她能反覆觀看那些影像──

三十八的喉嚨乾枯,她不敢再想下去,她反問:「她會同意嗎?」

「我不知道。」狐狸笑著說:「這得看她怎麼想的。」
她張開了嘴,本來想問:「那你為什麼要在走之前和她說那樣的話?」可她早已厭倦把每件事都問到透徹,所以她換了一個方向:「那我們現在要去哪?」

「回到中央,把它的晶片取出來回收。」他毫無顧忌地說:「他們會把它的數值給提出,回饋到政府,讓他們繼續調整程式。」隨後,他的又提到:「對了,商城也在那裡。」

「我會去看看的。」她感覺列車正緩緩的減速,停靠到了最終的車站,光滑的牆壁顯露出門的形狀,他們踏門而出,來到了透明長廊下,真正的陽光瞬間灑落而下,把她心頭的水漬給烘乾,他們不用自己移動,腳下白色光滑的地板自然會前移,往前看去,如家鄉般的美好景象在通道的盡頭嶄露而出。

潔白和舒適占據了她的視野。

三座白色巨塔聳入雲頂,它們外型如纖細的帆船,頂部尖銳無比,無情的反射的陽光,如三顆冉冉升起的太陽,一片片綠植連綿在底部,成了底下連接三座巨大的圓弧形大廳的屋頂,和她身穿相同服飾的人們往著大廳走去,人數沒有到密集,可還是讓她有些呼吸困難。

他們的臉上或悲哀或憤怒,但更多的,是立刻服用情感抑制素的呆滯,也有些穿著奇裝異服的人們,他們高聲歌唱,手上拿著菸斗、香料和羊毛毯跳著舞,嬉鬧在人群中,可數量很少,他們十分愉悅,愉悅到令人有些恐懼,他們大喊著:「政府在管控我們、在管控我們,醒醒,我們的同胞們,繼續乖順會使我們消亡,沒有思考的人生毫無意義的,醒醒、醒醒。」

但就算他們喊的再賣力,也沒有人在乎。

除他們之外,許多人的身後跟著型態各異的人工智慧,有些完好無損,有些身上的仿生肉被破壞,露出了底下黑色又散發著虹膜的物體,有些破相,喉嚨處還有深深的勒痕,可不管它們受到多大的傷害,皆是面無表情。

和卡羅特爾的掙扎與吶喊有天壤之別,死氣沉沉的讓她非常不適。
她那原本習以為常的風景卻比杜撰出來的村莊還要虛假。

三十八捏緊著指頭泛白,面板偵測到了她的情緒波動,但她拒絕了圓型機器人遞來的藥品,她希望能把這種情緒保持的再久一點,她不希望受到一點傷害就退回那理智又無情的狀態。

他們來到了通道的盡頭,在廣場處需要則是用走的了,她往後看去,黑色的罩子如海嘯般掀起波浪,將整個廣場給圍住,這裡是唯一一個沒有被遮蓋的地方,十幾根透明的管子緊黏在罩子之上。

嗡。
純白色的流線體列車俯衝而下,準確無誤的停在了定點處。

一波波人群從上面走了下來,向著三座巨塔前進。

她收回了視線,和剛來的人擦肩而過,那人一點往外看的慾望都沒有,頭帶著面罩,直直的往身後的列車走去,就和原本的她一樣,直到現在,她才看清楚這地方是什麼模樣。

「走吧。」狐狸催促著她。

他們入了大廳,那種窒息感更加的壓迫著她,她無法和以往一樣向著前方前進,她的胸口灼燒,她混亂的視野,找不清方向,她的喉嚨被擠壓,嘔吐的感覺攀爬而升,她感到前所未有的迷惘。

測試結束了。
回去嗎?回去哪?為什麼要回去?

她向上看去,燈套著燈罩柔和無比,細膩光滑的屋頂成弧狀向下,一絲缺點都挑不出來,一體流行的毫無插足的可能,向旁邊看去,每個人都知曉自己要做什麼,受到測試的創傷在吞入情感抑制素後消失的無影無蹤,他們邁著堅定的步伐,向著中央管狀似的透明電梯前進,向下看去,一模一樣的鞋子來來去去,那鞋子充滿著流線性和設計感,敲打錘鍊著高度文明的神話。

她的任務結束了,現在只要把那些給記錄下來就好。

回去又能改變什麼?

突然間,她想念那片如太陽海般的麥田、土壤、高山、破敗的房屋、村民臉上的眼淚和喜悅,他們那一天動手一起煮的魚湯,沒有人指引,就這麼自然的和土地生活著,五顏六色的光線流淌在她的心上,而不是這冷冰冰的白。

那是真實的。
一雙藤編的鞋子停在了她的眼前。
她抬起頭,對上了狐狸那深邃的眼眸。
真實的人,真實的情感。

「怎麼了?」他的語調放鬆的問著。
「我、我有點、點呼吸不過來。」

他帶著她去到了人不多的角落喘息著,而它則是站在不遠處的地方,狐狸從口袋裡拿出了一根捲菸,遞給了她,她湊過去點燃了菸,在吸吐之間,朦朧的灰瀰漫在整片純白的大廳,染上了舊時代的味道。

雖然依舊沒有人望向這裡,但她好了很多。

「我突然沒有目標了。」三十八坦白,她的眼裡盡是迷惘,或者說,她不太知道什麼是她想要的目標,而不是被政府劃定好的。

「你還是得回去的。」狐狸的聲音融合在了迷霧裡,他說:「但你可以花很多時間去想,不用──」
「不用什麼事情都有意義。」她接了他的話。
狐狸笑了出來,他說:「倒是學得很快。」
「可我還是會恐懼。」她拿著菸的手在顫抖,她說:「恐懼於我做了那麼多無意義的事情,這輩子就如此了。」
狐狸輕聲地說著:「三十八,有時候情感就是如此。」

她抽完了最後一口,空氣中的煙霧很快的就被吸收乾淨,她碾碎的菸蒂死在了機器人的清掃中,他們帶著它,搭上了電梯,來到了回收人工智慧的樓層。

這層樓是圓環狀的,並不如底下的開闊,在底部貼著牆壁躺著數百台膠囊似的床,外殼堅硬乳白,底部則是黑色又貼合的床鋪,她好奇的左右張望,只見它們躺了進去,膠囊闔上了蓋子,一陣藍光閃過,沒過幾秒,當蓋子再次打開時,裡面已經空無一物。

他們幫它隨機選了一個位置。

在它躺進去的那一刻,三十八突然有些傷感,她看著這張熟悉的臉,就算知道它並不是真正的人,可她還是產生了某些感情,它彷彿得知了她的意圖,在離開前,它只是平靜的說:「我們全部的數據都是共享的,我們沒有人是特殊的,這並不是死亡,三十八小姐,你只要和其他人工智慧說話,那就等同和我說話,我們就是我,我就是我們,我們沒有一個是特別的。」

砰!

狐狸聽到這話後憤怒的按下了確認鍵,它立刻沉入了膠囊之中。
三十八被嚇了一跳,過了好一會,她才問:「它會去哪?」

狐狸沒有說話,他盯著空掉的膠囊,握緊著拳頭,低聲說了一句要離開一會,三十八看著他匆匆離去的背影,她無所適從的站在原地許久,等到他回來之時,他身上沾滿著濃厚的煙味。

狐狸恢復了正常,沒有解釋他去了哪裡,帶著她去到了更高的樓層。

一踏進去,她立刻被眼前的景象給震撼住了,只見這層樓也是圓環狀,只是走道更小,內部換上了有弧度的整面玻璃,在環狀的中心則是一根離這裡有些距離的巨大黑柱,十幾個成年男子環抱都無法圈起,她湊近一看,才發現那根本不只是單純的建築。

那是由上萬台人工智慧躺在格子裡所組成的。

黑柱從最底層貫通而上,柱上整齊的排列著數不盡的漆黑的人工智慧,它們皆被退下外皮,只是模糊的擁有著人類的五官,一隻隻機械手臂的尖端發出刺眼的光,正在對它們進行改造,編寫著它們的外殼與數據,或切開它們的胸膛,塞入一塊塊細小的晶片,她後退了好幾步,踉蹌的差點摔倒在地。

但狐狸沒有說話,他的神色沒落,摸上了那片玻璃,看著一模一樣的它們。

「那細小的晶片是他們的核心嗎?」她隱約間猜出了答案,她說:「就是紀載那些情緒和回憶的地方?」
「是的。」他將吊墜緊緊握在手中。

三十八的大腦空白一片,她突然想到,那大小剛好可以裝下晶片。

他詢問過她有關於伴侶的問題、他在提到愛時那無可反駁的堅持、他在聽到所有的人工智慧都是並無區別的結論時──

這些天訓練的思考讓她下意識地把一切都串了起來,她小心翼翼地詢問:「狐狸先生,有人愛上人工智慧過嗎?」她看著他的臉部表情變化,就像在分析那些影像一樣,他的半闔著眼,眼裡只有如晶片般閃爍著項鍊,她加上了另一個條件:「即使一開始就知道它並非人類?」

他完全轉過身來,那一台台身軀幾乎貼滿了整面高大的玻璃,在這之下,他是如此的渺小,彷彿下一刻就會被那漆黑給吞沒,他看了她一眼,迷惘黯淡了眼神,隨後又低下了頭,不讓她看見眼裡的情緒,他有些逃避,有些脆弱的說:「有,但那非常的愚蠢。」

她挑選著詞彙,她轉了好幾個方向問著:「這些人是為了什麼?」

「就我所知,只有一個人是如此。」他的語氣像只是在說著一個值得玩味的故事,就像在分享他腳邊的行李箱有什麼,他說:「那人說,他愛上的是它的靈魂,可是人工智慧怎麼會有靈魂呢?那不就等同於在大喊著他的愛是沒有意義的,愛就是虛無。」他嘲笑著:「真是愚蠢透頂,但就算他知道自己愚蠢,卻還是渴求著所有人,在第一層測試後,求他們給他一個機會,至少讓屬於他的伴侶不要被──」他撇了一眼身後的死氣沉沉,那被回收
的軀體沒有一點活力,他悶悶的說:「他其實知道。」

「知道什麼?」

「他知道在他死後,他所重視的一切便什麼也不是了,即便如此,他還是在做著掙扎,甚至還會在出遠門時把它的晶片帶在身上,因為他怕它孤獨,可是它根本不會感到孤獨。」他輕喃著:「那是種癡心妄想,它根本就不特別,一點價值都沒有,和所有的人工智慧並沒有不同。」

「但是它會把那份情感給永遠記錄下來。」三十八微弱的勸著:「我想這不就夠了嗎?」

狐狸楞了一會,隨後,他大笑出來,又恢復到那輕鬆自在的樣子,他為這個故事下了結論:「是啊,這樣就夠了。」

三十八和狐狸道別後,她踏上了返程的旅途,她看著他拉著那破舊的小行李箱消失在了人海裡,如雨水消失在湖面之上,微風吹拂,亂了她的髮絲,她的心十分平靜,接受了家鄉的呼喚。

經過了二十分鐘的路程後,她回到了來時的房間,房間內部狹窄無比,只能容納一張舒適的床,一個小巧可愛的圓形機器人滾進了她的房間,用著混合的音調問著:「您真的不需要進入冬眠嗎?」

「是的。」三十八溫和的說,她坐在了床上,撫摸上打開窗簾的開關。
「這代表在到達地球前,您要獨自一人清醒二十天,您能接受嗎?」
她按下了按鈕,淡淡的說:「可以。」

機器人沒有再確認,它離開了房間。

三十八看著窗簾如液體般往四周消散,透明的窗戶瞬間展露出來,連同空氣一同安靜,下一瞬間,她被永無止境的漆黑給包裹,沉了進去,在那漆黑裡,群星散發著白色的光芒,它們流淌在整片宇宙當中,匯聚成了一條孕育宇宙的河流,她只聽得見她均勻的呼吸聲,如此的寂靜,如此的令人屏息。

「切莫渾身赤裸的膜拜新神,
人類將死,我們應當如烈火般咆哮。」

她移動著視線,看向了璀璨星河匯聚的終點,一顆火紅色的星球炙熱無比,如那在山林間燃燒起的那團烈火,如那燒不盡的湖泊,向著附近的星球連綿而去,炙熱的溫度如臨死前的最後的吶喊。

「舊時代的人沉寂於烈火之湖下,
新時代的信徒跟隨著盲目的真理。」

他們緩緩地逐漸遠離,而這也讓她看見在星球的另一面被黑色的外殼給覆蓋,在那裡,在那下面,有一條流經卡羅特爾村莊的河流,河流孕育了萬物的生命、孕育了每一個人的生活,但在浩瀚無垠的星河裡,那什麼也算不上,那毫無意義。

「咆哮,
向那不可避免的消亡咆哮。」

她逐漸遠離那一半凋零一半燃燒的星球,她無法用言語描繪著她所獲得的情感,她只能流著淚水,直到眼淚浸濕了她的視線。

「切莫渾身赤裸的膜拜新神。」

**

當他踏入舒適透亮的潔白房間後,不屬於這裡的顏色瞬間吸引了他的注意力,女人擁有著鮮豔如火的紅色秀髮,一雙深邃的綠色眼眸朝著他眨了眨,在那深處猶如一座茂密的森林,她勾起了一個微笑,連帶著雀斑都一起閃爍,與之相襯的是她的衣服,她穿著純黑色的洋裝,塗著漆黑的指甲油,她眼角的皺紋揭示出她大約四十歲幾的年紀,可這一點都沒有阻礙她散發出神秘的魅力。

女巫是他腦海裡第一個閃過的詞彙,隨後他又緊張的搖了搖頭,低聲告訴自己是情感抑制素的戒斷才使他胡思亂想,是他還不習慣這種情感波動,這世上根本沒有女巫,那只是中世紀幻想出來的產物。

「哈囉,我親愛的夥伴。」她轉過了頭,率先打了招呼,她慵懶著坐在她如真皮的沙發之上,她說:「他們喜歡稱呼我為女巫,你也可以這樣叫我。」他更緊張了,點了點頭,一句話都講不出口,但她只是安慰著:「沒關係,不用急著介紹你自己。」

他只能僵硬的坐到了她的對面,拿起了黑色的面板,嘗試進入狀態,他的目標是來完成測試的,可他卻一點都看不進去,他慶幸自己的面罩可以讓他偷偷看著她而不被發覺,隨後,他用合成出來的聲音問著:「為什麼他們喊你女巫?」

「噢。」她瞇起了雙眼,享受著身後的舒適,在她伸展手臂時,他撇見了她十根手指上醜陋的疤痕,歪歪斜斜的讓他感受到極度的疼痛,她說:「因為我從小就會做奇怪的夢,我總是能夢見那些發狂又難以理解的畫面,那些只有瘋子才能窺探的角度,後來有一個人告訴我,那是我的天賦,那就是預知夢,而我,我就是會做預知夢的女巫。」

「那可以用科學解釋,一種巧合或是一種精神疾病。」他吞了吞口水,眼前的人如一團燃燒的火焰,讓他乾燥又無所適從,他強迫自己冷靜的說著:「而且夢是毫無意義的。」

「或許吧。」她拿起了桌上的黑色面板,她說:「但不可否認的,那讓我能夠抓到惡魔,除了第一次失手,後來的三十幾年都準確無誤。」

「那叫人工智慧。」他小小聲的抱怨著。

「但我更喜歡稱呼它為惡魔。」她微笑著,點開了黑色面板上的資訊,十張面孔出現在她的眼前,印照在她翠綠的眼眸之上,她的腦海裡浮現出了那沉著冷靜的黑髮少年,她呢喃,用只有她聽的見的音量說著──

盧克,這次你是哪一個?

(完)

***

謝謝看到這裡的每一個讀者,這其實算我寫的第二本小說了(第一本不符合媽佛,不太適合放上來XD),一直以來都是給一兩個朋友看,不大知道大眾接不接受我寫的東西,可這兩個月下來真的是收穫滿滿。

本身寫文的速度很慢,這也是我第一次嘗試寫懸疑+科幻+恐怖(算暑假給自己的挑戰,好像挑戰太大了……我之前只寫奇幻(有信仰和魔法的那種,還有BL(?

雖然一直瘋狂拖更+錯字(對不起QAQQQ)但跟讀者們互動的時候還是很快樂的,希望你們會喜歡這個結尾,我自己是滿意的,也是從一開始就想好的。

對了,如果下次還有機會開長篇我要先屯個五章……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49.217.110.4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marvel/M.1664976855.A.2EE

heidi6181810/05 21:53推,恭喜完結~

謝謝泥~~

bowbow120810/05 22:15哇~~最近沒有認真在看媽佛,趕快來補

哇好久沒看到你了!好開心

rnmrn10/05 22:34喔喔 結局我喜歡~~

我也很喜歡。 我喜歡就算知道反抗也是毫無意義,但還是不顧一切在追尋的安娜,並且平靜的接受了自 己女巫的身分。 講一句有點恐怖的話,我覺得這結局對她不一定是壞結局(??

rnmrn10/05 22:34不過啊

我剛看你的斷句嚇了一跳(?

rnmrn10/05 22:34也許人工智慧是可以變成真的人的

rnmrn10/05 22:34只要他開始學會創造、有自己的想要

rnmrn10/05 22:34真正的創造而不是模仿後拼湊

創造力真的是人類一個很大的能力,我有特別重複提到XDD

rnmrn10/05 22:34想要做一件事、一個東西、一個人

rnmrn10/05 22:34而不是用條件判斷應該要做一件事、要什麼東西

rnmrn10/05 22:34這就是自由意志

是的,你講的非常正確,在某些哲學家也是這麼定義人類(大致上來講,雖然不能這樣等 於,但哲學心理的某一個流派,認為只要機器懂得人類所有的情緒代碼,它就可以變成人 ,某種程度上我一直在對這個做反駁XDD

rnmrn10/05 22:34如果他能做到這樣,即使他是人工智慧

rnmrn10/05 22:34我也願意承認他是一個人

rnmrn10/05 22:34只是是好人或壞人不好說XDDDD

rnmrn10/05 22:34這樣好像可以給狐狸先生一個希望(?

他挺特別的,某種程度上盧克對唐的吸引是來自於他。 開玩笑的說法就是憑一己之力改變機器人性癖的男人(被盜

rnmrn10/05 22:34可惜這樣的條件好像很難啊

rnmrn10/05 22:34能做到肯定已經脫離程式碼控制了

想到底特律:變人,也是一個很精彩的作品

rnmrn10/05 22:34但好像有小伏筆(??

啊,是完結了,依我的個性應該是不會出番外XDD因為我從小都看鋼鍊長大的,喜歡在一 開始就畫一個完美的圓,剩下的留給讀者去想~~話說回來,這部的主題應該是科技和人 性的拉扯,啊我把這篇算在人怖啦XD ※ 編輯: caodon (49.217.110.4 臺灣), 10/05/2022 22:53:41

SeaCloud10/05 22:46恭喜,結尾收得很好啊,完結是另一部作品的開始

我其實還卡在上一本小說裡......第一本二十幾萬字的寫了幾年還沒寫到滿意,這篇算幫 自 己休息(??

SeaCloud10/05 22:47我讀這部作品會一直想到電影銀翼殺手的仿生人欸 ^^"

其實我一直沒機會看,但我知道他有很深的對於人的探討XD

SeaCloud10/05 22:48下次可以參加小說徵文比賽,會更有動力寫 XD

我被純文學獎傷很深QAQ

maktubyu10/06 00:21恭喜完結,我還只讀到前面而已QQ

不要被暴雷觀看體驗會更好XD

maktubyu10/06 00:22另外我看到前面覺得你的文筆很讚,又很流暢,希望假以時

maktubyu10/06 00:22日還能夠看到你的新作品呀!

要休息一陣子,不過還是會寫的,謝謝泥

Allo199610/06 04:09好適合拍成電影的架構呀,恭喜完結!

謝謝~我的腦中倒是電視劇XD

Lydia6610/06 05:11很值得玩味的結尾耶,恭喜完結

我很喜歡最後一句的感覺,也謝謝泥一直陪我聊XDD

Lydia6610/06 05:11長篇可能要囤10章才夠 (欸

太、太多了......

Mieke10/06 08:52原來結局前後呼應,狐狸也曾是測試者,但我想知道,到底盧

他是,所以他才懂得那麼多~

Mieke10/06 08:52克是真的被取代(那原來的盧克去哪裡?),還是從一開始就

人工智慧通常是直接替代夭折的嬰兒,所以從頭到尾都是同一個個體,它是真真實實的和 安娜他們有羈絆,它和人類一樣在摸索學習這個世界,只是它學習的是情感~~

Mieke10/06 08:52是AI人工智慧?他的身體也會跟著長大嗎?會吃東西甚至吃人

這就要提到那黑色物質了,在那高層樓把基本骨架和肉體塑造好,如果還要有成長,那麼 他們會找時間去吸收黑色物質XD(好魔幻(?

Mieke10/06 08:52的心臟嗎?

吃心臟更多是種隱喻,不是真的吃(前面挖心是在告訴眾人:「真的有惡魔」這件事) ※ 編輯: caodon (27.247.106.134 臺灣), 10/06/2022 09:31:16

ruby3136710/06 10:58

感謝推推

DeaGoo10/06 11:21恭喜完結~

謝謝D大一路的陪伴

kurosakij10/06 12:06終於完結 推

m7427910/06 12:35恭喜完結!很棒的故事

QAQ謝謝

worthylife10/06 12:53

感謝推推

kayw10/06 13:05推 認真

感謝大家的推推~~~

Mieke10/06 15:41期待出書 我一定買 by the way 有錯字喔! 再

是很想投稿,我也覺得自己有些點沒處理好。 像是蘇西跟戴文,還有亞倫感覺還能挖更深,十個小孩跟他們的家長還可以有更多的互動 。

Mieke10/06 15:42打成 在 錯了兩個

Mieke10/06 16:20“再”把我們心臟給吃掉

Mieke10/06 16:42再賣力

Mieke10/06 17:37再久一點

Mieke10/06 19:29再確認

真的很感謝每一個包容我錯字的讀者QAQ 對不起,我國文真的不好QAQQQ

foxyang10/06 19:33恭喜完結喔,結局收的很不錯耶!

謝謝F大一路陪我瘋狂猜猜看,也很開心你喜歡這個結局~~~~ ※ 編輯: caodon (49.217.110.4 臺灣), 10/06/2022 19:40:50

Mieke10/06 19:42你的故事很棒,看有沒有編輯能當你的伯樂

我要把這條留言裱框QQQQQ

foxyang10/07 00:26不客氣,我也是看的很開心,文筆很好引人入勝,能在年輕

好感動,真的

foxyang10/07 00:26的時候做自己喜歡的事情很幸福,祝福妳/你的論文與研究一

我也覺得能在年輕的時候找到自己愛的很幸福XDD

foxyang10/07 00:26切順利 :)

謝謝泥,但論文好卡XDD

iownthelight10/07 00:33

感謝推推,也謝謝I大一路的陪伴XD

agoy080210/07 02:48推~喜歡題材跟鋪陳!另外小聲建議,人難免打錯字(在再

我就是那種在網路上會被嗆在再不分,輸掉論戰的人(?

agoy080210/07 02:48不分XD),如果有擅長抓錯的朋友可以先讓他看過><

QAQ對不起讀者們QQ

agoy080210/07 02:48謝謝你寫出這麼引人入勝的劇情

也謝謝泥 ※ 編輯: caodon (49.217.110.4 臺灣), 10/07/2022 08:46:23

IBERIC10/07 14:39

感謝I大~

argus060610/07 16:10全部看完,好看,推

謝謝泥把小說給看完了,我很開心 ※ 編輯: caodon (49.217.110.4 臺灣), 10/07/2022 18:12:13

dilexi10/07 20:19好看好看!不過政府研發人工智慧是為了什麼呀?

認真回應: 1.這時人類現有技術已經停擺很久,想要研發一種永遠都會進步的物種出來,來輔助突破 自己的極限,然而理性並沒有創造力,在我的認知裡反而感性才擁有很強大的創造力。 2.1950年圖靈測試的延續,可以想成是這個世界崇拜理性和科技到一個極致,妄想用理性 去分析感性。 3.這個比較哲學XD 希臘哲學很早就有設立人和神的界線(神廟裡的預言:「會死的人想著會死的事。」叫你 不要去妄想當神,乖乖當人就好。),有非常強的二元對立。 然而許多西方哲學家就是在挑戰這個界線,想要達到神的領域,可人是會死的,是有限的 ,但這種界線又讓人天生又想要去挑戰,所以才創造和研究人工智慧。 所以我在小說裡在最後才把人工智慧從「惡魔」的稱呼變成「新神」,在暗示上述的界線 關係,還有人工智慧終究不會成人,而是成為更靠近神的存在,還有其他很有趣的小暗示 ,讓我偷埋了很多哲學觀XD 例如上述狐狸和三十八在談論什麼是全知全能的,就是在講我上面說的東西。 ※ 編輯: caodon (49.217.110.4 臺灣), 10/07/2022 20:44:04

flyLikeaG610/07 23:46想問個問題,為什麼在第五篇的時候,克雷爾補牆的時

flyLikeaG610/07 23:46候沒有發現黑色的物體?

我認真覺得我這一段沒寫好。 他那時應該沒有發現的,我設計他並不是把牆壁拆開來,而是去黏縫隙和修窗跟門。 但你的問題是對的,謝謝你告訴我,這之後我可能會在修細節(包括黑色物質的那一整段 ,我覺得我還能寫的更好,我會把這個問題記下來的),但應該不是這幾個月,想讓自己 休息一下XDD

flyLikeaG610/07 23:58看到那裡我以為克雷爾發現了黑色物質以為女兒是惡魔,

flyLikeaG610/07 23:58後面才那麼拼命的保護女兒

他是因為老婆的事情其實有下很大的決心,就算安娜是惡魔他也不在乎了,不過你的路線 也想的也很符合邏輯,我會在思考那段要怎麼改,謝謝你多花時間告訴我這個問題~ ※ 編輯: caodon (49.217.110.4 臺灣), 10/08/2022 01:07:09

luvucyn10/08 01:32推推,從頭到尾都很精彩

謝謝你和上面讀者們給的鼓勵,因為我在現實其實沒什麼人願意看我的作品(結局篇偷偷m urmur一下 大約給二十幾個看過第一本小說,我也很懷疑我的作品是不是真的沒有人會喜歡,而且大 部分的人都叫我放棄寫西方架空世界,或是連看都沒看,就說台灣人寫的西方奇幻/科幻 怎麼會好看,一定尷尬的要死,更別提這類的還要跟翻譯文學競爭,這種從頭到尾都被否 定的感覺真的很挫折。 所以這兩個月真的很開心QQ尤其是你們說好看的時候。

shnshn10/08 01:34感謝,太好看了

人來留言就好,談什麼感謝QAQQ ※ 編輯: caodon (49.217.110.4 臺灣), 10/08/2022 02:21:36

maktubyu10/08 08:40西方奇幻在台灣一直都是小眾作品,大概除了那種設定單純

maktubyu10/08 08:40的異世界輕小比較例外(但相對也是輕小設定比較單純有關)

maktubyu10/08 08:40。台灣市場目前還是比較專注在能夠改編,而且成本比較低

maktubyu10/08 08:40的作品(以小情小愛為大宗,簡單來說就是低成本但是拍得

maktubyu10/08 08:40出來的。)話雖如此,在台灣也還是可以找到願意青睞的出

maktubyu10/08 08:40版社,前提是劇情流暢,架構帶入不要這麼強烈,別一口氣

maktubyu10/08 08:40塞給讀者太多設定,我覺得你的東西目前就屬於上述,假以

maktubyu10/08 08:40時日一定能夠看見你更優秀的作品,加油加油!

Mieke10/08 18:06我當初論文就寫fantasy的文本分析,本身很愛fantasy,你寫

Mieke10/08 18:06得很棒,不輸外國作家,只是一般人比較愛看通俗小說(言情

Mieke10/08 18:06、武俠),但我是覺得你的應該是sci-fi吧?你們能以作品代

Mieke10/08 18:06替論文嗎?祝一切順利,我都來這裡看創作小說,比通靈經驗

Mieke10/08 18:06文好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