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TT推薦

[創作] 海坊主

看板marvel標題[創作] 海坊主作者
apple5796
(白井天)
時間推噓11 推:11 噓:0 →:1

海坊主是一種會在海上出沒的妖怪。

在漁民們的傳聞中,海坊主總是以身形高大的黑色光頭和尚的形象出現,故稱為「海
坊主」。

某些地區卻也流傳著海坊主上岸時能夠化身為更接近「人」的樣貌……方便在人們放
下戒心時攻擊人的說法。

生口海岸就是有著類似傳聞的地方之一,只不過這裡的傳聞還多了一段針對「海坊主
」化身樣貌的描述:

——據說、據說。

海坊主能夠變身成和被祂拖下水後就這麼葬身海中的人相同的樣子。

※ ※ ※

你和你的友人以及戀人趁著暑假,一起搭著車到了你嚮往已久的生口海岸去玩個三天
兩夜。

你期待這次旅行很久了,甚至在暑假到來的前一個月就開始在準備著了,挑好了你喜
歡的泳裝和墨鏡拖鞋,就連防曬乳也準備了好幾瓶,全都整整齊齊地收在你的行李箱裡,只等著日子一到就能直接拎著上車。

而在出發的前一天,你更是理所當然的興奮到睡不著了。明明也不是第一次出遠門旅
行了,你卻表現得像是個期待著畢業旅行的小學生似的——

這也不能怪你。

畢竟你從還很小的時候似乎就一直很喜歡海洋了。根據你的父母所說,小時候的你只
要電視上出現了什麼關於「海洋」的節目,從那時的你還看不懂的連續劇到介紹風景的紀實片、到只是一閃而過的新聞畫面……你總是會吵著一定要看完。

你媽媽還注意到,就算只是海水拍打沙灘沒什麼特別之處的無聊畫面,你就是能一動
也不動的專注看上一整天。你那時期畫的畫也全都是攸關海洋的……但是問你到底為什麼
喜歡海,你卻又說不太出原因,只知道海洋在冥冥之中似乎對你有種無可抗拒的吸引力。

而在所有的海域之中,對你有著最強大吸引力的就要屬「生口海岸」了——雖然說不
出原因,但你總覺得你在這一生中一定要去個一次才行,因此這次能夠如願以償也成了到目前為止的人生中最讓你高興的事。

※ ※ ※

……但你卻怎麼都不會想到,你竟然在抵達生口海岸的第一天,還沒怎麼玩到就先掃
興地吃壞了肚子。

迫不得已,你只好留在了小木屋中休息。

但你又不希望難得的旅行因為你個人的因素搞砸,因此儘管內心既遺憾又難過,你還
是勉強自己露出笑容,要友人和戀人一定要在海邊「好好玩」。

「要連著我的份一起玩得盡興喔,如果覺得對我過意不去的話……那麼就多拍些近海
的照片讓我看看吧,如果在沙灘上找到了什麼漂亮的貝殼也可以帶回來當作給我的安慰禮物喔。」

就這樣——友人和戀人似乎終於被你說服了,即使臉上還帶著擔心的神色,卻還是一
前一後地離開了小木屋。或許是怕你一個人會遇上什麼危險,還順手把門鎖上了。

他們離開之後,被肚子折騰了一個早上已經沒什麼體力的你決定要來好好睡一覺……
除了補充體力之外,說不定只要睡上那麼一覺,等到醒來時就會恢復到能夠繼續去玩的身體狀態了——

也不知道那是不是太過奢侈的期望。

你就這麼胡思亂想著,漸漸進入夢鄉。

※ ※ ※

等你再次醒來時——小木屋中已經陷入一片黑暗,卻除了你翻身從床上坐起弄出的細
碎聲音之外,其他地方都是靜悄悄的。

你從窗外的天色判斷自己大概是一覺睡到了晚上。

你不知道現在是幾點鐘,但從友人和戀人都到了這個時間點都還沒回來的這件事看起
來——他們兩個想必都在外面的海邊玩到捨不得離開了吧?想到這裡你不由自主地笑了起
來,想著有拉著兩人來這趟旅行實在是太好了。

雖然一開始就有點小小的不幸之事發生在你身上,但是……他們一個是從小大大小小
的風雨都陪著你走過的友人,一個是前不久才掏出戒指向你求了婚還說會保證你一生幸福平安的戀人,對你來說,你更希望這兩個人能開開心心的。

而且你的事沒什麼大不了的……都說了只是「小小的不幸之事」,睡過一覺之後你發
現自己的肚子狀況真的好一點了,照這樣下去的話,或許明天跟著友人戀人一起到海邊去不再是奢望?

浪費了一天沒關係,你的生口海岸之旅還有足足兩天的時間嘛——你越想越高興。於
是在聽見鑰匙插入鎖孔中轉動……顯然是戀人和友人回來了的聲音時,你更是迫不及待地
來到了門邊,想在第一時間告訴他們這個好消息。

然而當門打開後,你卻一下子愣住了。

※ ※ ※

門外站著的的確是你預想中的人——但卻只有其中的一個。

你的戀人渾身濕漉漉地站在那裡,臉色蒼白還一直打著寒顫,身上的衣服也是破破爛
爛的像是經歷過一場浩劫。

見狀你什麼都不想說了,連忙將他扶進了小木屋裡,坐到了沙發上,還拿了乾淨的衣
物和毛巾遞給他後,你才總算想起該問一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你的戀人沉默了半晌才低低地回應了你:他們兩個人在海邊遇見「海坊主」了。你的
友人跑得太慢被海坊主拖進了海裡淹死了,而且戀人還特地交待了你……他在逃跑時往後
一望,竟然看見海坊主變成了死在海中的你的友人的樣子,所以要是等一下有什麼和你的友人長得一模一樣的生物來敲門了,你絕對不可以把門打開。

聞言你其實還是有點半信半疑地,但還是聽從戀人的建議,將門再次鎖上了。然後你
才有點後知後覺地,感受到了友人突然逝去的哀傷:

「都是我邀請你們和我一起來,你們才會遇上那種事——」

為了安慰難過的你,戀人從他的懷中掏出了因為被好好保護著而沒什麼濕透的相機,
笑著向你表示:底片都拍完了。

即使遇上了那種事還是達成了你稍早前的交待事項,即使是在如今的處境中還是讓你
感動不已。

你才正想走過去接下戀人手中的相機,身後鎖上的門卻又突然傳來一陣巨響,像是有
什麼東西撞在了上面。

緊接著響起的是你極為熟悉的,友人的聲音。

雖然看不見狀態,不過聽起來友人似乎也是渾身濕透冷得直打顫。友人哀求著請你打
開門讓他進去,但是早就從戀人那裡聽說「海坊主」的事的你,又怎麼可能會打開門呢?

就那麼一來一往僵持不下之際,門外的友人像是忽然意識到了什麼似的,壓低了聲音
問你:你的戀人現在是不是在小木屋裡?

「其實我們傍晚正要回來這裡時遇見了『海坊主』,他跑得太慢所以……一下子就被
海坊主抓住拖到海裡淹死了,我跑了一段距離後曾經回頭看了一眼,正好看見海坊主變成了他的樣子……」

聽到這裡你簡直不敢相信,友人的說法簡直和你的戀人的如出一轍,只是將死在海裡
被海坊主取代的對象換了一個:

「現在和你在一起的那個人……其實是海坊主啊,所以算我拜託你了,就算不讓我進
去也沒關係,把門打開逃出來吧。」

聽了友人的話,就連原先坐在沙發上正用毛巾擦著頭髮的戀人都不得不有點表示了。
他還是堅持他原先的說法:「別聽他的!別開門!門外的那個才是海坊主……祂是想騙你
開門啊。」

「我沒有說謊!他才是海坊主!你看,我這裡還有想帶回來給你當安慰禮物的貝殼啊
,只要你打開門看見的話,一定就能分辨出來的——」

※ ※ ※

一個是從小大大小小的風雨都陪著你走過的友人,一個是前不久才掏出戒指向你求了
婚還說會保證你一生幸福平安的戀人,無論如何,你更希望這兩個人都還好好活在這個世界上。

但看目前的狀況就是——在你睡著的期間,在沙灘上一定發生了什麼事。

在確認到底發生了什麼之前,對你來說更重要的是……在目前的處境中你到底該相信
哪一邊呢?

到底該怎麼做才是對的呢?

———————————————————————

A:相信戀人,不開門
B:相信友人,把門打開
C:以上皆非

———————————————————————






■你選擇了A選項:相信戀人,不開門

你猶豫了一下子之後,還是決定相信共處一室的戀人——正是因為考慮到他稍早前一
直好好護在懷中的那台相機。

如果是將人拖入海中溺死後再化身成人的樣子的海坊主的話,怎麼可能會知道你請戀
人和友人拍照的事呢?

更何況如果戀人真的被拉下海過的話,相機應該也泡到水了才對,然而你從戀人手中
接過相機後卻發現相機——完全沒有進水故障的跡象,你還能照常查看戀人和友人白天拍
攝的照片。

這讓你更堅信自己的選擇是正確的。也就更打定主意不去理會門外的友人……或者是
裝成你的「友人」的海坊主。

過了一會兒,或許門外的對方也意識到你不會改變想法了吧?無論是喊著要你開門的
聲音或是撞門聲全都消失了。

但在那些聲音退去之前,你似乎聽見門外傳來了很輕很輕的一聲嗚咽,那個聲音好像
是在說著「對不起」。

——海坊主也會道歉嗎?而且,又是為了什麼事要道歉呢?

因為嗚咽聲而起的疑惑只停留了短暫的一瞬,就被你完全拋在腦後了。因為你的注意
力已經被手中相機裡的那些照片完全吸引了,每一張每一張都是你的戀人為你精挑細選留下的照片,完整的紀錄了這片海洋一天的風貌,有時還會出現像是形狀奇怪的岩礁、貝殼和各種過去你只在螢幕上看見的海洋生物的特寫。

你看到了有興趣的地方就向你的戀人詢問著,而對方也總是一如既往的笑著耐心回覆
著你。但畢竟也是在稍早前經歷了驚悚事件的人,沒多久戀人的臉上就表現出了明顯的倦容。

因此你打算剩下的部分明天之後再談……儘管接下來大概還要為了尋找友人遺體的事
忙上一大段時間,但至少你的戀人還活著不是嗎?

你們還有很多能夠一起渡過的日子和期盼中的未來,你打算——等到這件事塵埃落定
之後就回覆戀人先前的求婚,到時候一定要在戀人完全沒有預料到的情況下向他說出那句「我願意」,給他大大的驚喜!

拉著戀人一起躺到了床上,兩人一起相擁入眠時,直到入睡前這些念頭都還在你的腦
海中都徘徊著。

你迷迷糊糊地將要完全入夢時,隱約聽見戀人的聲音在你耳邊響起,低聲說著:「無
論發生什麼事,我永遠都愛著你。」

這讓你感到一陣甜蜜,也讓你一時之間忽視了——正緊緊擁抱著你的戀人,體溫似乎
比起平時還要低上許多的事。

在這一天中發生了很多事,但至少這一夜的你還是在有重要之人陪伴著的情況下再度
睡著了。



■你選擇了B選項:相信友人,把門打開

你猶豫了一下子之後,還是決定相信門外的友人——正是因為友人口中提到了「貝殼
」。

仔細想想那台相機……還有可能是海坊主從溺斃的戀人懷中搶過來的,就算似乎沒有
泡過水的痕跡,但是依你對戀人的了解,他的確有可能到死都還緊緊護著懷中的相機,卻沒想到也是這一點讓海坊主有了完美偽裝成他的樣子取信於你的機會。

再加上戀人回來時那渾身濕透宛如泡到海裡一陣子的樣子……實在是越想越可疑。

至於友人提到的「貝殼」,那是只有當時在小木屋中的你們三人才知道的事,並不是
像相機一樣可以輕易被海坊主摸走的東西,就衝著這一點,你想相信門外的友人一次。

所以你不顧戀人……或是變身成戀人的海坊主的呼喊,還是打開了小木屋的門。

門外站著的是果然是比起戀人還要像是個真正的「人類」的友人,除了下半身和胸口
處的衣服全濕,臉色也有些蒼白之外,比起戀人回來時的樣子根本就只像是在海邊摔了一跤而已。

友人看見你終於願意打開門原先露出的是一種欣喜又釋懷的表情,但越過你的肩膀看
見你的戀人從沙發上站了起來,正向著門邊走來時,又馬上臉色一變地……拉著你跑了起
來。

你根本就來不及問友人到底想將你帶到哪裡去,只知道拉著你的那雙手大概是因為穿
著濕衣服被晾在外面太久了而有點冰冷。

你一路都上氣不接下氣地試著跟上友人的步伐。等到你意識過來時,才發現友人帶著
你進入了海邊的另一棟廢棄小木屋裡——這裡的門沒辦法上鎖,所以你的友人還特地搬了
櫃子把門擋上了。

「先這樣就好……先在這裡撐過這個晚上,其他的事就等到天亮再打算吧。」

直到那個時候你們兩個才能好好喘口氣。先處理完攸關性命的問題之後,接下來最讓
你在意的事是——你有點不敢聽見答案,但因為也清楚「終究是要面對的」,還是吞吞吐
吐地向友人問起了戀人的事。

「他真的……死掉了嗎?」

從友人那裡得到……你最不願意聽見的那個肯定的答案之後,你先是愣了一愣,然後
完全不計形象地大哭起來:

「他本來已經……向我求婚了,可是我還沒答應他,我本來是想著……等這次從海邊
回去之後就要給他一個驚喜的……」

友人安撫著大哭的你,就和以往每一次你遇到難關時一樣。只是有別於過去等你發洩
情緒得差不多了就會開始鼓勵你振作起來的做法,這一夜中的友人似乎特別的有耐性也特別的溫柔。

至始至終都沒冒出過一句見慣的心靈雞湯,就算開了口也只是一句簡單的:「沒事的
,無論發生了什麼事,我們永遠都會是最要好的朋友,我永遠都會支持著你。」

不過大概是覺得你再哭下去就要脫水了,這樣下去不是辦法,為了多少轉移你的注意
力,友人從懷中掏出了他這一整天中在海邊收集到的貝殼擺在你的面前——雖然目前你們
所在的空間中沒有亮起燈,讓你只能大致看見那些貝殼的輪廓,但你可以想像那每一顆都是友人為了你精挑細選後留下的。

依你對從小到大的友人的了解,你知道他就是會這麼做的人,所以——

你非但沒有停止哭泣,反而因為感動而哭得更厲害了。

也不知道哭了多久,友人一直靜靜地守候著那樣的你,然後……你似乎終於哭累了,
不知不覺就脖子一歪,睡著了。



■你選擇了C選項:以上皆非

不對!

無論是小木屋內的戀人或是門外的友人,你決定哪一邊都不會相信。

就算戀人手中持有相機也似乎拍下了照片,就算門外的友人提起了「貝殼」的事,但
再怎麼也不能保證那可能是事先已經化為了其他人的樣子上了岸的海坊主偷聽到了小木屋中的你們的談話。

懷疑戀人和友人都是海坊主的你,既沒辦法立刻衝出門,也沒辦法讓自己再繼續和戀
人共處一室,最後你想到的是——趁著戀人或偽裝成戀人的海坊主還沒反應過來之前,搶
先一步跑進了小木屋附設的浴室中,正因為那裡也有一扇能夠鎖上的門。

無論門外傳來了什麼樣的聲音,你都打定主意直到這一夜過去之前不會開門了;也為
了讓自己不輕易動搖已經做出的決定,你還刻意讓自己不再去聽門外的聲音到底說了些什麼。

如果兩人真的都是海坊主的話,至少這裡祂們進不來,你還是安全的;如果是場誤會
的話,大不了到了明天再向戀人好好道個歉就好——你心存僥倖地這麼想著。

明明是狹小又昏暗的空間,卻讓這時的你感到一陣安心。你靠著洗手台坐下,本來只
是想稍微休息一下回復方才消耗的體力,但或許是因為夜已經深了……

你終究還是一個人在這間浴室裡不知不覺地睡了過去。

※ ※ ※






你獨自一個人在小木屋中醒來。

腦筋還有點渾渾沌沌的,你正試著讓自己回憶起、整理昨晚發生的一切時,卻忽然聽
見小木屋外鬧哄哄的,似乎有很多人聚集在海邊,還有人高聲嚷嚷著:「海坊主!是海坊主出現了!」

聽見關鍵詞,你連忙什麼都不回想了,就直接衝出小木屋一看……那裡果然有很多人
,似乎圍繞著什麼擺放在沙灘上的東西。

你很好奇讓人群聚在這裡的原因,努力地墊起腳尖想看,卻無奈什麼都看不到,只聽
見圍觀的人群中有人小聲的討論著:「據說海坊主出現了?」

「是啊,聽說是今天早上的事,還是和以前一樣,穿著僧袍的黑皮膚僧人,什麼話都
不說就只知道指著那一邊的岩石,然後——」

「他們好像在那裡找到了兩個人啊。似乎是昨天來海邊玩的年輕人,從那副模樣看來
,好像是不小心被大浪捲入海中溺死的啊。」

聽到這裡你終於意識到了什麼。

昨晚的記憶也一點一點的回籠中。你奮力地從面前的人群中擠了過去,等到看見躺在
沙灘上那兩個人的模樣時——

你瞬間無力地攤坐在地。

※ ※ ※

海坊主是一種會在海上出沒的妖怪。

在漁民們的傳聞中,海坊主總是以身形高大的黑色光頭和尚的形象出現,故稱為「海
坊主」。

但在某些地區卻也流傳著海坊主上岸時能夠化身為更接近「人」的樣貌……方便在人
們放下戒心時攻擊人的說法。

生口海岸就是有著類似傳聞的地方之一,只不過有別於其他地曲是為了「攻擊人」,
這裡倒是還流傳著另一條說法:

——據說、據說。

和人類交好的,甚至成為了「神明」的海坊主大人之所以化為人形,是為了讓那些不
幸葬身海中又卡在岩石縫中的亡者能夠被找到。

而在此之前——據說為了讓亡者斷卻對生者的執念,祂會出現在亡者面前,為亡者指
引回去的道路。

然而以妖怪的樣貌出現的祂很容易讓亡者誤會些什麼。

倘若遇上海坊主的生者和亡者,在此之前只聽過另一個版本的說法的話。

有時候反而會造就巨大的遺憾。

——————————
之前看過男友朋友二選一的鬼故事後一直想試著寫寫看,寫完後突然發現……孤男寡女一
起去海邊(?)
為了避忌這篇一樣是虛構地名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42.75.102.186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marvel/M.1664006847.A.6B1

yu80091009/24 17:01

vectorlog09/24 17:21看標題想到銀魂是正常的嗎?

onepart09/24 17:43

Mieke09/24 18:38好看推

keikolin09/24 18:58還以為城市獵人

yalumihaha09/24 20:44推~想到城市獵人+1

aho620409/24 23:44

IBERIC09/25 02:42

EURISKO09/25 09:31以為城市獵人+1

jenny070419909/25 20:14都居了...

airpeace09/25 23:41選ABC結果好像都一樣耶~我以為會有主角死掉的結局。但

airpeace09/25 23:41可以選,超級棒的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