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TT推薦

[創作]【床邊故事】幾樓

看板marvel標題[創作]【床邊故事】幾樓作者
stories70899
(我說你聽)
時間推噓10 推:10 噓:0 →:0

※未滿250字之創作屬(極)短篇,每人每週限兩篇
※有爭議之創作,板主群有權在討論後刪除
※若有兒少不宜內容需在文章開頭註明且做防雷頁
未經授權者,不得將文章用於各種商業用途
「妳不覺得怪怪的嗎?」芷芸瞪著眼睛看著我,她的眼睛本來就很大,再加上天生濃密而上翹得睫毛,襯著最近有些憔悴銷瘦的臉頰,好像整張臉譜上,就只掛著兩只大眼睛,餘下的五官則糊成了一團。



我半晌沒說話,她猛地搖了搖我的肩膀,我的腦袋順著身體前後的晃動,僵硬而不自主地點了兩下,她這才心滿意足地說著:「對吧!對吧!我就覺得很怪,打從我搬進來的時候…」



她說話的時候,眼睛左右飄忽,時不時轉頭望向門口,由於她住的地方沒有對外窗,唯一的窗戶是對著門廊,她說到一半的時候,還起身去把窗簾給拉上,拉上以前還左顧右盼了一會兒,但她的嘴巴始終叭啦叭啦的沒有消停。





其實芷芸會有這種反應,也不能全怪她,畢竟我們在念女校的時候,就有外校的一些男孩子會躲在上下學的路上想搭訕她,上了大學以後,甚至還有一個助教趁著她下課以後,一路尾隨她跟到了女生宿舍門口,對,我說的是房門口的那個門口。



而為什麼我會知道的這麼鉅細靡遺呢?因為這些臭嘴巴的男生都說,美女的旁邊一定都會跟著一隻守護獸,而我就是那隻守護獸。



但在大二那年,我還是把自己給銷了出去,現在我和男朋友同居,而芷芸因為沒抽到學生宿舍,也就自己搬到外面去住,而美女嘛!性格多多少少有一點孤僻,再加上那些妒忌她的人多了去,所以亂七八糟的傳言自然也不少,每次我聽到這些傳言,就會氣得為她出頭,反倒是芷芸都會笑笑的安慰我,到後來我們還會拿這些傳言開開玩笑,只是最新的傳言,說是王芷芸中邪了!本來在我今天來她家吃消夜以前,我打算拿這件事來糗她,但現在看著她一張嘴一而再再而三地說著一遍、又一遍相同的故事,我把本來要吐出來的話,又給硬生生地嚥了下去。



芷芸說,有一個男生,最近一直跟蹤她,所以她現在出門,一定戴著一頂鴨舌帽、、口罩,還穿著一件大大的風衣把自己給包起來。



我和他搭同一台電梯上來,但什麼也沒看見。



不,別說我太武斷,我甚至陪芷芸調了最近一個月管理室的紀錄,弄得見到樓下管理室的大哥都有些不好意思了,一開始呢,我講話整個玄關都能聽見我的聲音,我還嚷著不給看監視器,就要去報警找媒體什麼的,到後來調了帶子,發現什麼屁也沒有,弄得我現在也不太好意思上芷芸家,每次經過管理室的時候,管理大哥都用一種勝利又輕蔑的眼神看我,我是有苦難言啊!



我知道芷芸病了。



否則她不會一直跟我說什麼有一個戴紅帽子的男生一直指著地板的,躲在她門外偷看的故事。



「妳不覺得怪怪的嗎?」芷芸突然打斷了我的思緒,又把臉湊得很近,露出那副嚇人的表情,我連忙慌亂地點了點頭,她的眼珠子在我臉上轉了一圈,我大氣不敢喘一口,她似乎確認了我沒有說謊,這才退了回去,我不敢告訴她,我覺得這裡最怪的就是她了。



我草草找了個藉口,退出了房間,隱隱約約我瞥見窗簾露出了一個小縫,我知道是芷芸正在確認走廊外面,但這種感覺更令人發毛,我三步併成兩步地逃到了電梯,然後按下了向下的按鈕,電梯很快地到了十三樓,然後「叮」了一聲便打開,這讓我著實嚇了一跳,慌慌張張地閃了進去,然後按了按鈕的那一個瞬間,我聽見一個聲音問道:「要幾樓?」



由於那個聲音太過含糊,我還沒會意過來,再加上我太想離開這裡,我一進了電梯,就按下了七樓,所以只草草地說了一句謝謝,但那個人沒有答腔,我注意到,那是一個男生,一個,戴著紅帽子的男生。



我隱隱覺得有什麼不妥,但這時候,電梯門突然打開,一個熟悉的「咦!」闖了進來,我本來還在納悶,芷芸搬來這裡也不過才幾個禮拜,像是「中邪」那種傳聞,到底是從哪裡傳出來的?原來是系上的八婆和芷芸住在同一棟,怪不得消息傳得這麼快。



「要幾樓?」那個男生又發出一個糊糊的聲音。



八婆叫楊萱,隨口答了句「七樓」,我們之所以要到七樓,是因為他們住的大樓,分成A、B棟,而A棟全部是住宅,B棟的七樓以下,是租給工作室和商家,七樓以上,才是住戶和租戶,為了確保沒有閒雜人等闖入,所以B棟的住戶,一律要在七樓轉乘電梯。



楊萱見了我,便問我是不是去找芷芸,我隨口敷衍地答著,可能是我反應很冷淡,電梯一到七樓,楊萱便自討沒趣地走了出去,而我竟然不記得那個紅帽子的男生,究竟是何時走出了電梯。



可怕的事情終究還是來了。



芷芸跳樓了,我沒有辦法說完全沒有徵兆,但我總是內心僥倖地想著,也許過幾天就好了?再嚴重一點的話,就帶她上醫院吧?我怎麼也沒有辦法把這個情形跟結束生命直接聯想再一起,畢竟距離我們上次見面,不過才隔了幾個禮拜的時間,這件事讓我相當自責,畢竟我們從高中就認識了,說不難過是騙人的。



芷芸的媽媽給我打了電話,並通知了我告別式的時間,另外由於芷芸的家裡忙得是焦頭爛額,便問我是不是可以幫忙芷芸收拾房間,我沒有任何推託,覺得這是一個贖罪的機會,便揣著這樣的心情,我來到了芷芸的房裡,打包了一整天之後,正打算離開,準備聯絡搬家公司,找時間一起來搬運。



當我忙完一整天結束的時候,走向了電梯,按了向下的按鈕,電梯門不到一秒就打開,這時候我注意到有甚麼非常不對勁。



因為有一個聲音冒了出來,一樣是那個糊糊的聲音,問我「…幾樓?」



我全身的汗毛豎了起來,因為剛剛電梯明明是停在13樓,那麼這個人,為什麼要待在電梯裡面呢?而他,到底待了多久呢?



「一ㄠ幾樓?」那個聲音又在耳邊響了起來,我的餘光瞥見那個紅色鴨舌帽的男生,緩緩地轉成了側臉,一樣低著頭,看不清五官,我害怕地不敢說話,然後按下了七樓,但這個舉動似乎惹惱了他,他不斷重複又重複地問著同一句話,直到電梯外傳來一陣尖叫聲,然後電梯門隨之打開,我衝了出去,問了管理員才知道,似乎有人跳樓了。



而那個人,正是楊萱。



我這才想起,楊萱在一個禮拜前,聽說她精神狀況很差,班上還有傳言說她在嗑藥,聽說逢人便說什麼看見一個戴紅帽子的男生在跟蹤她。



回家以後,我把這事情和男友說了,但男友聽完只是淡淡地問了我一句:「妳不是說楊萱住在十一樓嗎?那為什麼她要選在七樓跳樓呢?」



雖然平日裡男友很喜歡講幹話,但這時候我也察覺到哪裡不對勁,這時候我腦中突然閃過那個戴紅帽子的男生,現在仔仔細細地回想,由於他的聲音很含糊,我唯一能辨識的是「幾樓」,第一個字現在回想起來,與其說是「要」還不如說是「跳」… …

到了約定的那天,我沒有和搬家公司的人一起上去,到了七樓以後,我把鑰匙給了他們,因為當電梯開門的時候,我看見電梯裡站了兩個人,一個,是戴著紅帽子的男生,而一個,是戴著鴨舌帽、口罩,還穿著風衣的女人。



再過不久,也許電梯裡就會站滿了人,也說不定吧?

https://reurl.cc/WrLxzO

https://stories70899.com/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34.73.227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marvel/M.1668966965.A.684

IBERIC11/21 11:02

Mieke11/21 13:06可怕推

dolphin1511/21 13:09

Hannah311111/21 15:44

hoks091511/21 17:59推推

yu80091011/21 18:32

alliana11/21 19:11可怕

murderhyde11/21 19:12恐怖~

minami198211/21 21:24可怕推

BellBoy11/22 15:27